登录湘西网 - 免费注册 - 湘西论坛 - 官方微博、微信
ad
当前位置:湘西网 > 文化 > 正文

一叶梧桐情几许

 来源:湘西网 点击:999
宛小红秋来,我去城郊散步,金灿灿的一片梧桐叶子,像只疲倦了的飞鸟,在我面前颓然着陆。秋来到,渐渐凉,寒雁儿往南翔。梧桐树,叶又黄……是啊,一片……

宛小红

秋来,我去城郊散步,金灿灿的一片梧桐叶子,像只疲倦了的飞鸟,在我面前颓然着陆。“秋来到,渐渐凉,寒雁儿往南翔。梧桐树,叶又黄……“是啊,一片桐叶落,多少秋声起。那些诗人笔中的平平仄仄里,便又生生地多了许多梧桐树的身影。

我俯身捡起这片梧桐落叶,轻轻地安放掌心,闻着它的淡淡清香,心旷神怡。秋阳从层层叠叠黄绿相间的叶缝中穿过,道道金光将我也镀上了一层浅浅的金色,我睁不开眼,只能手搭凉棚,与这位风雅浪漫、挺拔伟岸的成熟男人默默对视。一阵风来,一片又一片叶落,下坠的过程沉稳厚重。一片叶子打着旋儿落在了我的肩上,或许是它对我心中所想的感知与肯定吧。伸手握住这片与我有缘的落叶,我要将它带回家,放置我的书本中。好让我的每次临窗夜读有它的陪伴,不至于那么单调寂寥,而时光也在此刻便有了浓浓的诗情画意。

梧桐在唐宋诗词里,大多有凄美的离情别绪。如温庭筠的《更漏子》:“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落雨的夜,词人无眠中孤独地听雨,一滴滴的雨落在梧桐叶上的声音,像只铁锤,一次次敲击着词人思念亲人的心。那是一场梧桐雨里的凄婉和忧伤。

但梧桐也有浪漫的时候,尤其在爱情面前,浪漫是不分贫穷富贵,不分身份地位的,只是有表达方式上的区别。《诗经·大雅·卷阿》记载:“凤凰鸣矣,于彼高岗。梧桐生矣,于彼朝阳。”古诗中梧桐有象征高洁美好品格之意。

有人说梧桐是个值得托付的男人,不然百鸟之王凤凰为何选择梧桐栖居呢?但不是每棵梧桐都是值得去信赖去栖居终生的,良莠不齐是普遍存在的。就像我喜爱的女作家张爱玲,因小说之缘结识了胡兰成。在她眼里胡是才子,在她心中胡是她可敞开芳心接纳的男人。对于胡兰成,她说“见了他,她变得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而张爱玲又怎么知道,她以倾城之恋的心,选择的胡兰成这棵梧桐,却只是个嫁接的伪梧桐!一次次的摇曳不定,她这朵灿烂的花儿真的是要萎谢了。萎谢的不止是爱情,还有文釆。于是,她捂着一颗受伤的心黯然逃离。

当然,才女林徽因是幸运的,当梁思成、金岳霖、徐志摩这三棵绝品的梧桐树出现在她生命里时,林是睿智的,稍作犹豫后,她最终毅然选择了梁思成这棵梧桐,作为终生栖居之所。这段美满姻缘,为世人称道,我也感慨着:女子谁如林徽因。

袅袅的秋风,将一串甜蜜的笑声送入我耳朵。我寻声看去,一对年轻的情侣正亲密地十指紧扣,荡着秋千般朝这边走来。我轻抚着树身与它告别,这儿就留给那对恋人吧。只是她要栖身的梧桐不是你,是她牵手的那株梧桐。而我要栖身的也不是你,我有我的梧桐,我知道你也有你的凤凰。

“栽下梧桐树,引得凤凰来。“前几年,城西一大片荒地上,大兴土木工程,至今天城西经开区人流如潮,车水马龙,好一派繁荣景象。是啊!“梧桐树”已栽下,又何愁“凤凰“不来呢?

我在想,若能和相爱的人携手并肩,在湛蓝的天空下,迎着秋阳,沐着清风,踏着梧桐落叶,这一刻便是秋天里最美的童话。我们走累了,可以盘膝而坐,或相对无语,凝神相视;或神侃海聊,谈诗论道;或感叹季节的更替,交流人世悲喜,抑或谛听梧桐叶落的美妙,那该是多么美好的一幅画卷啊。

我在想,若能有一间属于自己的庭院,即便很小,但只要能于卧房窗前种一棵梧桐,便已足够。月夜,浅吟低唱;雨夜,品茗对弈。或许,我可以在心灵的城堡里种下一棵梧桐,任时光荏苒,任季节流转,不枯不败,让自己在疲惫时可以在那里有个家。

清风徐徐,落叶缤纷,那叶上可有诗魂几缕?可有我清梦几许?

重点关键词:梧桐

提示:点击图片自动进入下一页、PC端支持键盘“← →”键翻页
相关推荐
精彩图文
湘西新闻
湘西风采
  • 改造民居描画卷
  • 龙山大头菜拓宽农民致富门路
旅游景点
娱乐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