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一 07月22日 (实时:32℃),35 ~ 26℃,阴转多云,西南风3-4级,PM2.5:41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电影 > 正文

一部没有坏人的电影 是现实寓言 还是乌托邦式童话?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198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故事片巴山夜雨一经上映便引起巨大反响,在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授奖礼上,巴山夜雨获得了最佳故事片、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 ……

文:宿夜花

1980年的中国电影中最受业内影人推崇的有两部,一部是谢晋导演的《天云山传奇》,而另一部就是吴永刚、吴贻弓联合导演的《巴山夜雨》。

1980年上海电影制片厂摄制的故事片《巴山夜雨》一经上映便引起巨大反响,在第一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授奖礼上,《巴山夜雨》获得了最佳故事片、最佳编剧、最佳女主角、最佳男女配角集体奖、最佳音乐奖5项奖。“独特的创作构思”和“抒情诗般的艺术风格”是其脱颖而出的关键。

刘文英 张瑜饰

影片清新隽永的调性让人着迷、真善美的故事让人动容,而电影立意上的以小见大、切入点上贴近生活、主题表现上的深入浅出,都对影片的成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平凡人的喜怒哀乐和命运无常通常最能牵动观众的情感,而人性中的真善美则有着振奋人心的力量。

《巴山夜雨》创作前后

1979年是新时期电影创新浪潮开始的一年,文艺界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在1979~1980第一次创新浪潮时期,现实主义的回归、电影本体的探索、纪实美学的追求、表达技巧上的创新、艺术风格的摸索成了这个时期的重点。像《生活的颤音》、杨延晋《苦恼人的笑》都是这一时期的代表作。这一时期是第四代导演走向辉煌的时期,同时也是第二代、第三代老一辈导演不断焕发新的艺术生命的黄金时期(谢晋则是其中最成功的代表)。

秋石 李志舆饰

《巴山夜雨》创作于这个时期,电影由第二代导演吴永刚(曾执导《神女》)任总导演,第四代导演吴贻弓则担任导演,李志舆和张瑜主演。

而本部电影的成功要从剧本、演员表演、导演的艺术处理手段多方面说起。

叙事干脆、情节凝练

电影的片长仅仅只有79分钟不到80分钟,无论放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颇为难得的。很多时候,电影为了使内容丰富就会加些戏份,却不料很多时候,不仅起不到正面效果,冗长的剧情、冗余的戏反而会使观众产生审美疲劳。

本片则不然,它叙事干脆、情节洗练毫不拖泥带水。电影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它发生在24小时内(即一天一夜之间)、一艘重庆开往武汉的江轮上。床舱内、床铺之间的狭小空间的简单场景成了主要角色活动的地点。

浓缩的叙事空间

电影的主要人物也并不多,两位解差刘文英(张瑜饰)、李彦押送蒙冤诗人秋石(李志舆饰)登上江轮,而在此时的江轮上,也有着各色各样的人物,有痛失爱子用红枣祭子的老大娘、知名京剧丑角关圣轩、被迫卖身抵债的农家女杏花、被剥夺教师资格的女教师、玩世不恭的青年宋敏生、幽默乐观的乘警老王、无父无母的孤儿小娟子(秋石失散的女儿)。

小娟子

在人们的相遇和不断了解中,他们彼此相互鼓舞、相互支撑,最终他们齐心协力救下了自杀的杏花、解救了诗人秋石。

乘警老王

虽然这些人只是众多人群中的几个,但却折射出当时人们的普遍心理,他们的性格各异也反映了当时社会上千姿百态的人生。他们经历坎坷却渴望着幸福生活、对美好明天心怀憧憬。而用一个时间点、一个空间点、几个代表性人物去呈现人民的普遍心理,这无疑对剧作者的写作能力有着极大的考验。编剧叶楠用简单却极富象征性的剧作构思、不同性格却都个性鲜明的人物刻画赢得了首届金鸡奖的最佳编剧奖。

没有坏人的世界:现实的寓言还是乌托邦式童话?

电影中展现得是一个没有坏人的世界,而仅有的两位起初被看做“坏人”的解差最终也都是“回归”到好人的世界。

而刘文英是影片重点刻画的一个角色,她的成长与蜕变在影片中尤为明显。她并非是一个“坏人”,而是一个精神上空洞且迷茫的人,她对世界没有理性的了解,有的仅仅是盲从与概念化的认知。而当她感到她的专横使得她在船上孤立无援时,她开始反思自己、逐渐动摇。

这其中的关键便是船上其他人的精神力量对她的感染力。

老大娘是个旧式的传统中国母亲,她没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却有着一个母亲最大的包容与坚强,她中年丧夫、晚年丧子、时常以泪洗面却只能在江上以红枣祭子。秋石是个妻子蒙难去世、孤女漂泊无依的诗人,他依然不顾自身安危毅然跳进江里搭救自杀的杏花。女教师被剥落了教书资格,却仍从文学作品中不断摄取精神力量。

而刘文英转变的根本原因则在于她内心是善良的,她对杏花的遭遇心有同情,这其中也不乏同为花季少女有着更深刻的共鸣。她在对别人施加冷漠的同时也得到了别人的敌视,而她内心也是渴望融入善良人们的世界,张瑜表演上的准确性也使得角色更有信服力。

如果说电影是现实寓言,那么江轮上的人们便象征了无数经历坎坷却对生活没有失去希望的人们、他们心中的火焰仍然闪亮着支撑他们走向明天,而这艘江轮正驶向的也是未知的前方,滔滔江水、湍流漩涡则象征着前进道路上的艰难险阻。而一艘江轮上人们的互帮互助、互勉互励正是每一个重要关头民族心理、民族凝聚力的写照。

而电影又绝非是现实的照搬硬套,电影中没有描写那些形形色色的坏人、不同于船上几位主要人物外的其他人物,这在一定程度上又使得电影具有强烈的理想主义色彩。不同于很多同类题材电影那样赤裸裸地控诉、一味渲染悲剧性,电影是有意淡化这点的。

最终,秋石在众人齐心协力帮助之下,进入到了一个仿若人间仙境、世外桃源式的敌方,那里远离世俗纷扰,仅仅有的是他们(他与已逝爱妻)记忆中的蒲公英。

而秋石接下来的生活会怎样?放走了他的刘文英又会面对什么样的情况?船上的其他人又会怎样?

电影在此时戛然而止,这便使得故事本身具乌托邦式的童话色彩。它用人性的美好、苦难之中的精神力量给人以希望,但对人物的现实命运更像是一个留白。

苦难的诗意消解

电影并没有试图去大的方面去定义什么、评述什么、概括什么,那样无疑是吃力不讨好的。电影可贵之处在于创作者用自己的视角去理解这个世界、去表达自己的情感。比起《天云山传奇》中的谢晋充分运用各种镜头手段去表现,本片中导演吴永刚、吴贻弓则在镜头上“求简”,意在营造清新隽永、充满诗意的氛围,这也体现了导演的美学追求。

而本片的诞生,与同期电影的追求离奇、追求戏剧化、齐哄哄抢话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导演严谨的态度、忠于个人风格的创作追求无论在当时还是现在都是值得业内学习的。吴贻弓导演的美学追求在其后的《城南旧事》中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也使得他获得了第3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

而在电影中,主角的愁绪、辈苦、忧思则与山、雨、夜、江这些自然意象相结合(这与影片主角秋石的诗“浅浅月,淡淡星,浅淡星月明古今”和插曲“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也是一致的),这也体现了导演对待苦闷诗意消解的态度。世俗的人类世界中化解不了的思绪通常会融化在生生不息的自然世界中。从这个角度看,电影所描绘的震撼人心的力量不仅来源于人性深处的光芒,也来自于自然世界给予人的超然力量。

再回到标题,我认为,从现实生活的角度上看,它可以是一则现实寓言,生活永远是未知数,充满艰难险阻,我们永远不知道去向何处。它亦可以是一则童话,理想永远在彼岸,前提是有颗坚强的心、永葆希望、永远相信世界有真善美的存在。

本文版权归 宿夜花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关键词:乌托邦式 坏人 电影 现实 寓言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