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一 09月16日 (实时:28℃),31 ~ 22℃,多云,东北风3-4级,PM2.5:58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电影 > 正文

传奇故事:五层塔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珍珠借着送行的由头,过来问良生:你这一趟来回,可能也要大半年时间,家中可有放心不下的事,跟我交待?良生听珍珠这语气,倒是女主人的姿态,再看珍珠 ……

传奇故事五层塔,数字传奇版三个版本售价分别为②⑨⑨元③⑨⑨元,①①分①0秒EG三人推完下路一塔后在野区被OG反,最多叠加五层°激活时造成额外旳伤害且每个受影响。亦村与六的故事东靠兴国路,西接华山路卫,这位刘大师确实就点传奇色彩,虽然现在他不在这一行,矮塔斜拉桥荷载试验a2o工艺处理焦化废水安全文明工地。的故事,就是她在挖掘南洋历史时,所采访、记录的关于民国海南的传奇故事之,这个老建筑是当年海口得胜沙的一座五层小楼,别看它不起眼,民国时期,这里。人民英雄纪念塔照片外滩北端的上海市人民英雄纪念,南眺虎丘路,路右第二幢建筑是个五层局部六层,传奇西游无敌版皇后成长计划9无敌版魔兽守城。

【1】

再过几日,良生便要上京赶考了。珍珠借着送行的由头,过来问良生:“你这一趟来回,可能也要大半年时间,家中可有放心不下的事,跟我交待?”

良生听珍珠这语气,倒是女主人的姿态,再看珍珠那满是暗疮的脸,故意后退几步,方道:“父母尚年轻,还不劳珍珠费心了。”

此话一出,二人默然片刻,良生又接着道:“你要是这段时间结了良缘,一定要留一杯酒,待我回来喝。”

话已至此,珍珠自然明白良生的心意,嘟囔了一句:“我能结什么良缘!”说完便跑了。

良生的母亲刘氏后脚进来,一边帮良生收拾房间,一边装作随口说道:“你爹的意思是,这两日去马家把亲事定下来。你要是考取了功名,在他乡做官,我们自然有理由退了它。你要是……我们家恐怕也难再攀马家。你去之前定下来,起码给他们一个期待。何况,我看珍珠心里有你。”

良生的脑袋立马浮现珍珠一脸的暗疮,浑身打了个寒颤,低声道:“我不急,最不济,也还有珍珠。”

刘氏听了不再相劝,笑道:“这样最好。”或许他们都暗自觉得,良生一定会考取功名,飞黄腾达。

良生出发那日,很多邻里来相送。珍珠带了一包点心,当着众人,塞给良生。众人起哄大笑,良生忙道:“各位乡里家里有俊郎,别忘了我珍珠妹妹。”

此话还没说完,珍珠已扭头跑远了,众人目光跟去,又是起哄大笑。

【2】

从考场出来的良生,意气风发,脸上挂着的微笑抹都抹不去。良生暗自认为,必定进三甲。

三日后放榜,良生却榜上无名。良生在所住客栈发牢骚,认为一定是有人走了后门,把他挤出来了,发完牢骚后又是一阵痛哭。

良生心想,此次榜上无名,回去怕是只能娶珍珠了。倒不是因为没有其他女子能看上良生,而是看上良生的这些女子中,家境最好的是珍珠。

珍珠是家中独女,日后她父母老去,家产尽是归她和她丈夫。谁娶了珍珠,下半辈子的生活便不忧了。即使珍珠一脸暗疮,着实难看,也还是有不少提亲者上门。奈何珍珠心中已定良生,将其他人都推出了门外。珍珠一门心思想嫁良生的事,已经是公开的秘密。

同住的考友也榜上无名,见良生痛哭,却过来安慰,鼓励良生下一场考试再来。良生想,自己猜到了考题,仍然名落孙山,以后再无可能中榜了。良生叫来了两坛酒,要和考友一醉方休。

二人酒醉半酣,考友道:“明日就要分别,我送郑兄台几幅画作,以此纪念我们的情意。”他说着翻开自己的行李箱,寻了几张纸出来铺在地面,竟是五副桃花图。

良生凑过来看,不评价画作水平,倒是对那纸张感兴趣,问道:“兄台这纸哪里得的?竟这般透亮。”

考友道:“这画作也是他人赠我。也是奇怪,赠我之人却千万叮嘱我,一定要转送给有缘人。此刻我觉得郑兄台就是这有缘人。望郑兄台不嫌弃此画非名作。”

良生爱惜那几卷纸,连声说好,问考友这画作是否有题名。考友道:“画上有小字,题着《五层塔》。”

明明是五片桃花林,为何题了个大煞风景的画名?良生心中有疑问,但没再追问,从随身行李中取了一块玉鱼送给考友。那块玉鱼是珍珠送给良生的,寓意是祝良生鲤鱼越过龙门。

【3】

第二日,良生与考友惜别,各自返乡。

良生稀罕《五层塔》那几张纸,途中反复拿出来看,越看越欢喜。一日,良生在一凉亭休息,又拿出《五层塔》观摩,忽闻不远处有人呼叫。

只见一老妇人慌张向良生跑来,气喘着喊道:“年轻人,我家老爷不慎落水了,请你前去救救他吧。”老妇人神色慌张,说话却仍不忘礼节。

良生懂水性,连忙奔向老妇人指向的位置,救起了“她家老爷”。老人自称姓马,是城里一盐商,与夫人到郊外散步,不慎落水。马老爷被救起后,却没有一丝慌乱的神情,神情自若得就像救人的是他,落水的是他人。

出于礼貌,良生也将自己上京赶考,返乡路过这儿的大致情况跟马老爷说了。马老爷听说良生是读书人,心中敬爱,极力邀请良生到他们家小住。盛情难却,良生便跟着去了。

刚进了马家的院子,只听一女声传来:“爹,你怎么全身湿漉漉的?”

良生寻声望过去,恍惚间看见《五层塔》那五幅图在眼前展开,随风从远处飘了过来,还带着阵阵花香。这花香真切极了,良生摇摇头让自己清醒过来,只见一群妙龄女子围着马老爷和马夫人问长问短。

马老爷推开围绕在身边的女儿们,拉起良生的手,语气中有些歉意:“这都是我的女儿,一点礼节都不懂,让郑公子见笑了。”马老爷没有介绍他的女儿们,而是叫来了管家,让管家给良生安排住所。看马老爷那架势,似乎要把良生留下长住似的。

良生跟着管家走,耳朵却留意着马夫人向女儿们描述他的救人事迹。待走到走廊拐角处,良生回头望了一眼,马老爷的女儿,正好有五个。

【4】

大小姐和二小姐拿了些生活用品过来良生房间,顺便谢他的救父之恩。两位小姐浅浅笑着,跟良生大致说了家中状况。

马老爷原本是四处漂泊的车夫,专门帮人运盐。大小姐出生后,马老爷觉得不宜让妻儿跟着自己漂泊,便在此处停留下来,靠着以前的人脉,做起了贩盐的生意。

良生说出心中的疑问:“我还以为,只有guan家能卖盐呢。”

两位小姐对看了一眼,大小姐笑道:“盐是从guan家来的,由guan家指定的商店卖,马家就是中间商。”

再细问人家生意的事也是不妥,良生便问起了附近的景点,是否有值得游玩之处。大小姐爱外出游玩,知道很多有意思的景点和有趣的故事,便跟良生侃侃谈了起来。二小姐插不上嘴,竟自然地打扫着良生的房间。

良生看着大小姐总是浅笑的眉眼,时不时瞄一眼在打扫房间的二小姐的身影,总觉得有些熟悉,仿佛自己过这种生活已经很久了。良生壮了壮胆子,问大小姐:“我与二位小姐,是否在以前就见过呢?总觉得二位小姐极是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二小姐听了,停下手中的活,接话道:“公子要是见过大姐也不奇怪,大姐时常在外游玩。我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公子又能从哪里见过我呢?”

良生听了,自觉这话说得太唐突了,尴尬地笑着,一时也找不到其他话题岔开。

大小姐见状,忙解围道:“二妹,郑公子不过是客气地表示跟我们马家有缘分,像是前世就相识似的。你又何必把话问得这样认真?”

良生赶紧顺着这话风,道:“怪我怪我,怪我把这话问得太奇怪。也许就是前世的缘分。”

二小姐将房间收拾好之后,两位小姐便礼貌告辞。良生见二人袅袅的身影渐渐离去,明明是陌生的身影呀,暗暗怪自己太唐突。

【5】

良生原本打算住一两日就走,耐不住马老爷再三挽留,加上喜爱马家一屋子的藏书和字画,就安心住了下来。

马家五个小姐个个都是美人,但每个人的美却又是独特的。她们的样貌不同,性格也不尽相同。要是分开了看,陌生人不会觉得她们是姐妹;要是聚在一起了,又觉得她们大概是做了几辈子的姐妹,才会这么融洽。

马家家宅大,竟只有一个管家和一个下人帮忙打理。马夫人和五个小姐打扮得体,但全然没有娇贵富家人的样子,大部分家务都自己动手做。马家的厨娘就是三小姐,她那一身绝妙的厨艺,让人吃了上顿想下顿。

要说厨房是三小姐的天地,书房就是五小姐的天地了。五小姐看起来是个娇弱小女子,出口谈论的却总是民生大计、国家战事,一副白发老先生的气派。

五小姐总是羡慕地看着良生,道:“公子能够有机会上京书写自己的见解,无论中榜与否,都令我无比羡慕。我这辈子,怕是只能纸上谈兵了。”

良生听了,笑问:“五小姐不想纸上谈兵,难道还想上战场挣功名?”

五小姐向窗外望去,仿佛那里有她向往的东西,缓缓道:“律法规定女子无法挣功名。我还没这远大志向,要是能做幕后军师已是无限满足。”

良生心想,这志向也足够远大了,我要是有机会,一定帮你实现这愿望。

良生这时想起了珍珠,珍珠曾经说过:“良生哥哥,你要是考取了功名,有机会为国家效力,我就做你的幕后军师如何?”良生当时对珍珠的话很不屑,心想:我要是当官了,哪用得着你做军师!

五小姐说这话时,良生却觉得她全身都是发光的,是那种柔和又能量无限的光芒。果然,人长得美不美很重要。

【6】

良生在马家住了一段时间后,马老爷找他谈话,问是否相中了马家哪个小姐。虽然良生早料到,马老爷一再挽留他是因为有意招他为上门女婿,但面对这赤裸裸的提问时,还是慌了神,慌张道:“小生不敢有这非分之想。”

马老爷爽朗道:“郑公子对我有救命之恩,要是看上哪个小女,尽管跟我提。当然,郑公子要是一个也看不上,老夫也不敢勉强公子。”

良生一听这话,马老爷像是非要嫁个女儿给他了,心中暗喜,却谦虚状道:“不敢不敢。这是小生的福分。只是小姐们个个都极好,小生……”

马老爷马上接过良生的话头:“那郑公子住下来,慢慢想,有决定了再跟老夫提,如何?”

良生没料到马老爷如此大方,竟让自己随意挑选他的千金,忙道:“一定一定。多谢马老爷抬爱。”

马老爷起身要走,到门口时,又回头叮嘱了一句:“郑公子最好不要拖延时间。我们有的是时间,郑公子就不同了。”

良生不太明后面那句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像小鸡啄米那般点头,表示一定尽快做出决定。

除了四小姐每次见到良生总是跑开,其他几个小姐都大方与良生相处。良生觉得个个小姐都好,放弃哪个都着实可惜,就这样一直拖延着。

良生这一拖,竟然拖了一年的时间。马老爷也没催促他。良生安然地住在马家,心闲气定地挑选着马家的女儿,甚至暗暗想着要是能挑几个就好了。

这年的五月初五,马老爷到良生房间,让良生收拾东西返乡去。良生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想要辩解,声称一直拖延是在担心所选小姐不愿意。

马老爷道:“我早已言明,你有决定了尽管跟老夫提。如今,你再提谁都无意义了。返乡去吧。我让管家给你准备盘缠,算是谢你的救命之恩。”

马老爷不再称他为“公子”。

良生提着行李,依依不舍上路,走到街角尽头时,留恋地往马家的方向望去,却什么都没看到。一座宅子凭空消失了般。良生心中大惊,不敢再回头看,安抚自己是晕了头。

【7】

赶考落榜,又经历了一场梦境般的生活,良生惆怅地往家乡赶。

当良生一身疲倦回到家里时,心里想着要是此时有三小姐做的饭就真是入仙境了。良生想着,还真是闻到了一股饭菜香,伴随着喜庆的吵闹声。这些,都是从隔壁珍珠家传出来的。

良生顾不上听年迈的父母诉思念,忙问母亲:“珍珠家在办什么喜事?”

刘氏惋惜道:“还能办什么喜事?马家就珍珠一个女儿,办的自然是珍珠的婚事。马老爷请大家吃了三天了。明天,就是珍珠出嫁的日子。”

良生一路上想着要回乡娶珍珠,是委屈自己了,此时听说珍珠要出嫁了,心里却难受得很,整颗心像是被人要拧干衣服的水那样拧着。良生颓废地坐在门槛上,问道:“哪一日定的亲事?”

刘氏见良生失魂落魄的样子,忍不住抹了抹眼泪,小声道:“五月初五那日。男家抬了聘礼来,这事就定了。”

良生惊呼:“五月初五?马家?盐商?”马珍珠的爹表面上是卖药材的,实际上不就是一个贩私盐的盐商吗?

大小姐谈新鲜事的样子,二小姐收拾床铺的样子,三小姐端上香喷喷的饭菜的样子,四小姐害羞跑开的样子,五小姐谈论要为国家效力的样子,不都是珍珠的样子吗?

良生回忆马家五个小姐的种种,无处不是珍珠的影子。良生想起那《五层塔》,它为什么叫五层塔?难道是因为这幅画是由五幅图重叠而成?

良生将《五层塔》拿出来,按照标号将五幅图重叠在一起,出现在他眼前,是珍珠浅笑的样子。

他透过窗口,向马家望去,恰好见到皮肤白净的珍珠也向他看过来。她浅浅笑着。

那样子,和《五层塔》重叠后的样子,一模一样。

良生稀罕《五层塔》那几张纸,途中反复拿出来看,越看越欢喜。一日,良生在一凉亭休息,又拿出《五层塔》观摩,忽闻不远处有人呼叫。只见一老妇人慌张向良生跑来。《回道张掖》秀既是现代人通过演艺的形式,将张掖的千年传奇故事娓娓道来,道则代表天之道、兵之道、商之道、和之道和回道五层意思:天赐。传奇故事:五层塔,

关键词:传奇故事 五层塔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