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四 06月27日 (实时:30℃),32 ~ 25℃,多云,东北风微风,PM2.5:56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国内 > 正文

王贵祥:说林徽因抄袭是苛责古人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在月初的理想国沙龙上,其发表观点认为梁思成的研究存在借鉴日本学者研究成果的部分,引起行业内的争论……

[摘要]梁思成可能懂日文,如果假设梁思成读过伊东的书,他们之间也可能聊过这方面的话题,不过如此而已,其中也有可能借鉴了某些似乎是常识性的观点,这能算是抄袭吗?能算是重复吗?

图为梁思成、林徽因一家与友人

王贵祥教授

编者按:香港学者朱涛近期出版了《梁思成和他的时代》一书,作者称“以大量新史料追溯梁思成的心路历程,探讨中国现当代建筑发展与政权更迭和政治运动之间的复杂关系。”在月初的理想国沙龙上,其发表观点认为梁思成的研究存在“借鉴”日本学者研究成果的部分,引起行业内的争论。

为了还原事实,针对如何理性公正对待梁思成林徽因先生当年的学术成就等话题,腾讯文化专访了梁思成先生的再传弟子、原清华大学建筑系主任王贵祥教授,腾讯文化将陆续推送此次访谈内容。

(本文来自腾讯文化访谈栏目“文人白话”,如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腾讯文化:在朱涛的书里面对林徽因先生有一个抄袭的质疑,理由是1932年林徽因写的《论中国建筑之几个特征》之前,朱涛认为林徽因跟梁先生并没有对明清以前的建筑做过实地考察。而在林先生的文章里面有一个清晰的观点,这个观点和七年前日本人伊东忠太《支那建筑史》的观点相似,所以朱涛认为林先生的文章借用了他的一些论述,并把它作为一个结论。后面十几年的田野调查都是在一个预先搭设好的理论体系中来填充的,您怎么看待这个观点?

王贵祥:首先声明两点,我自己不是搞近代建筑史研究,对梁思成也没有专门研究,我是搞中国建筑史的。而且我主要是莫宗江先生的学生,在学术的体系和观点上跟梁思成的体系基本上是相近的,这是一个基本点。另外我没有看过朱涛的书,所以对朱涛的书我不想说什么,因为我没有看过他们的书,我只针对你们的问题回答。你刚才提的问题如果说他们是那样认为的,首先说明他们对于梁思成与林徽因的这两篇文章没有仔细地去读。

这两篇文章我是仔细对过的,林先生的文章我很早就读过,伊东忠太的书我也有,我也知道他们有相似的小节,伊东忠太有一节是关于中国建筑的特征,林徽因有一篇文章叫《论中国建筑之几个特征》,在标题上确实有相似的地方。但是读过了这两篇文章(就会)发现完全是两个人写的,是两个性格截然相反的、学术背景在很大程度上不同的两个人写的同一件事。首先我们从文章结构上来说,伊东忠太的文章结构其实是比较古板的,首先说中国建筑是以宫室为本位的,再在中国建筑的平面、立面、色彩、装饰、材料等等方面说过来,很古板地在叙述中国建筑的这个特点。

林徽因出发点就不一样,林徽因首先从建筑的三原则出发,建筑的实用、坚固、美观,她认为中国建筑是符合这些原则的。又谈到中国建筑的功能、实用性,谈到了中国建筑的三段分划、结构构架、间架体系,她完全是从结构机能主义的角度,就是中国建筑有结构合理性,然后形成了这样的特点。把整个文章看下来,两个人的文风不一样、结构不一样,伊东忠太写了七节,分的很准确,而林徽因根本就没有分节,但是有段,这几个段落跟伊东的文章没有任何逻辑联系。林徽因从维特鲁威的三原则出发谈到中国建筑的合理性,谈到中国建筑间架结构、空间特色,谈到屋架和柱子、梁柱,谈到屋顶,再谈基座,然后谈到了屋顶的造型,以及在屋顶造型上外国人说了一些什么,并且对那些外国人臆测的说法做了一些批评。然后又说到了中国建筑在艺术上的一些特征,谈到了屋脊、屋瓦、脊饰等这些东西。

最后来看,他们两个人的文风和文章结构完全不一样,要说完全没有相似的,那也不是,比如标题就相似,伊东是讲“中国建筑的特征”,林徽因文章的标题是《论中国建筑之几个特征》,林徽因特别加了“论”,首先说明这个特征大家都在说,这篇文章不过是在“论”这件事,从这一点看,已经说明两者的不一样。

我仔细地对了一下,大概只有三个点上有些相似,第一,伊东忠太在整个这本书的开始说,东方建筑分为三大系:中国、印度和回教;而林徽因也说我们亚洲建筑有三个系统,一个是中国,一个是印度,一个是阿拉伯,在这两点上很接近,这是我能说出来的,有可能林徽因借鉴了伊东忠太的一个问题。但是进一步延伸这句话,在这一点上,伊东忠太是不是独创的,或者说林徽因是不是从伊东忠太那儿得来的这个观点?这需要深究。

这个观点在从哪儿来的?其实在伊东忠太之前很重要的建筑史书是弗莱彻尔的《比较建筑史》,现在的中译本叫《弗莱彻尔建筑史》。这是国际上都公认的比较经典的世界建筑史,这本书19世纪就畅销,至少1905年的版本里面就提到了跟林徽因相似的观点。而且中间有一棵很重要的建筑之树,这棵有关世界建筑史的“树”,大家不太满意,按照这棵“树”,西方建筑是树干,是世界建筑的中心,其他文化中的建筑是旁枝左杈,但是我们看到在这棵树的右侧有三根树枝,这三根树枝应该指的是亚洲,三根树枝分别标出了:中国建筑、印度建筑、亚述建筑。亚述文化是阿拉伯人的祖先闪米特人的文化,阿拉伯人就是闪米特人的后裔。显然,这就说明早在19世纪的西方人那里,已经将亚洲建筑分为了三大系:中国的、印度的、阿拉伯的。这个观点不是伊东独创的,由此也可以知道,林徽因的这个观点不只是从伊东那里来的。

实际上从弗莱彻尔的建筑史里面有关东方建筑的这三根树枝,可以知道伊东忠太的观点也是借鉴于西方人的。可以想象林徽因看过弗莱彻尔的书,这事毫无疑问的,因为她在美国受的建筑教育。那本书是建筑系学生的必读书。因此,可以说,她对东方建筑有三个系统,已经从弗莱彻尔那儿有了概念。如果说她知道伊东忠太有这么个提法,那也会认为这是常识,因此不存在借鉴于伊东的问题。如果说借鉴,也是从弗莱彻尔来的。

伊东忠太没有说这一观点来自弗莱彻尔,林徽因也没有明确这一观点来自弗莱彻尔,显然,这是因为弗莱彻尔的《比较建筑史》是一本名著,是一本大书,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时候,大家都在用,都在看,林先生并没有引其中的某句话,只是在一些基本点上有所借鉴,因为大家都认为这些应该是常识了,她也当作常识来看的。伊东不是也没有注明是来自弗莱彻尔的吗?我认为这个不奇怪。这是能找出来的第一点林徽因的文章中跟伊东忠太的观点有一点关系的。

还有一点有关系的,林徽因和伊东都说到了中国建筑屋顶的起源,伊东忠太说的起源是“天幕”说和“喜马拉雅杉树”说,这个观点林徽因似乎有类似的表述。林徽因说,有些外国人说中国建筑起源于帐幕或树枝,松树的树枝。但她认为这两点根本不值一提,没有什么意义。她提到了这两点,但是认为这两点没有什么意义。而伊东忠太呢?如果将两者作比较,一个说天幕,一个说帐幕,天幕和帐幕显然不是一回事,天幕是指天穹。这说明两者的观点并不相同。伊东也谈到了树,他说起源于喜马拉雅杉树,林徽因说是松树,这两个可能有些相似。但是这两个观点从哪儿来的?如果看比较早的弗莱彻尔的书里面,也提到了(中国建筑)起源于帐篷(tent),或者来源于竹子(bamboos)。竹子有像树一样的枝条,容易弯折,容易有弹性。在西方人的很多揣测里面,其实已经有了这些类似的判断。

我们再举时代略近一点的另外一个人的例子:乐嘉藻。乐嘉藻在他的《中国建筑史》里面也提到了,中国建筑最早的屋顶像“帐幕”,就像蒙古人的蒙古包一样,最简单的像个“人”字形。乐嘉藻的书晚于林徽因的文章,是1933年出来的,他也当作常识来谈。中国建筑有点像帐幕,在西方早就这样揣测了。可能是伊东忠太对西方人的观点没有理解对,理解为天幕,天幕是圆穹形的,然后像喜马拉雅杉树。林徽因谈的像帐幕、松树,这更接近弗莱彻尔的“tent起源说”等观点。这之间可能有一些借鉴,可能是借鉴于比伊东更早的弗莱彻尔,而不是直接来自于伊东忠太的。由此可以知道,伊东忠太的这两个观点也是从西方人那里来的,但是他也没有在书中注明出处。可能他也当作了世界建筑史上的常识。林徽因把它作为反面的例子举了出来,也没有特别指出出处,也不算为过,至少不见得是从伊东忠太来的。

还有一点可能有点关联的,伊东忠太说到了中国建筑总体上是对称布局的,在说完中国建筑的这个对称特征很大一段之后,他又说到,也有例外,即在其他情况下,就是在园林中的建筑,会出现自由布置的形式。林徽因的文章中也说到了这一点,她说中国建筑是严谨对称的,但是到中国园林中,建筑就是自由活泼的。在这一点上,两篇文章又有一点相似,但是这点相似说明了什么呢?就是说凡是了解中国建筑的人,都容易发现这个问题,中国有宫殿、寺庙,还有园林,北京有故宫、有颐和园,故宫的建筑是对称的,颐和园的建筑布置是自由变化的,一座住宅是对称规整的,住宅旁的园池,就是自由活泼的。这是一个常识。就好像你说人是直立着走的,我也说人是直立着走的,一定是我借鉴了你的吗?没有这个道理,因为两个人说的都是一个相同的客观事实。显然在说到大家熟知的事实的时候,不一定非要注明谁是从哪里来的。

林徽因的文章中肯定有借鉴,比如她一开始就说“实用、坚固、美观”三原则,这是维特鲁威的,但是林徽因也没有特别说这是维特鲁威的,只是说是建筑的原则,这个是不是借鉴呢?是借鉴,借鉴西方人的。是西方建筑的常识。她也提到四个柱子、加上横梁形成一个间架,仔细搜寻,这个概念也是来自西方人的。西方人菲拉雷特在最早说起建筑起源的时候,就是四根树木搭上横梁就是一个房子,这是十五世纪的菲拉雷特。后来十八世纪的洛基耶也说,建筑的起源是由四根柱子加横梁和坡屋顶,这是最合乎结构理性的、合乎结构原则的。而实际上林徽因、梁思成都受到了18世纪以来西方建筑中结构理性主义思想的影响,认为建筑首先应该合乎结构的理性原则。林徽因的文章,就是按照这种结构理性主义的逻辑展开的。而伊东的书中,看不到这种思想影响。

因为没有看到朱涛的书,有人告诉我,说朱涛怀疑他们那么年轻,为什么知识会那么成熟,朱涛怀疑这一点。其实也不难理解,因为他们两人都有极好的西方建筑教育背景,而他们所谈的那些,在西方人所写的建筑史上,已经有了相当成熟的观点。他们是在那样的背景下教育出来,在表述中国自己的建筑的时候,他们用了这样的知识,应该是很自然的事情,怎么能够说一定抄了伊东忠太的观点呢,何况林徽因不懂日文,她是在英国长大的,在美国读的大学。梁思成可能懂日文,如果假设梁思成读过伊东的书,他们之间也可能聊过这方面的话题,不过如此而已,其中也有可能借鉴了某些似乎是常识性的观点,这能算是抄袭吗?能算是重复吗?两篇文字系从头对到尾,明显相似的话题,只有这三个方面,而且不是完全相同,而且,这三点,有两点有西方学术背景,有一点是客观事实,不论谁都会那么说,怎么算抄袭呢?

关键词:王贵祥 林徽因 古人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