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四 06月27日 (实时:25℃),32 ~ 24℃,多云,北风微风,PM2.5:74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国内 > 正文

遗孀林洙:因为爱着梁思成 所以赞美林徽因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林洙自称是没有学历没有官职的小小资料员……

[摘要]“林徽因这种女人,几百年也出不了一个,我则是个很普通的人。”林洙自称是“没有学历没有官职的小小资料员”。

梁思成与林洙

“林徽因这种女人,几百年也出不了一个,我则是个很普通的人。”林洙自称是“没有学历没有官职的小小资料员”,她对记者说,“尽管林徽因有很多人爱慕,但梁思成对她的爱,是非常非常深的。这一点,我很欣赏。因为对一个人的爱,是人一生中很重要的。”

因为爱,所以爱。

正因爱着梁思成,林洙也全无芥蒂地赞美着林徽因,就如同她谈及一些问题时,常会说:“这一点,我绝对站在思成这边。”她评价林徽因是自己“一生中见过的最美丽、最有气质的女人”,“是热爱与崇敬的师长”。

林洙还记得,1963年春天,她已和梁思成结婚。一日中午,她等丈夫回来吃午饭,但直到下午1时才见他捧着一盆仙客来进门。饭后,梁思成坐在她身边,握着她的手说:“我到八宝山去了,给徽因送两盆花。事先没有告诉你,让你久等了,你不生气吧?”

林洙一时语塞,她甚至自责。“我在欢乐中竟忘了这个重要的日子,也许我应当事先为他买好花,也许我应当陪他去。”但很快,林洙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她说:“这不是我应该做的,也是我不能做的。我没有权力介入他和林徽因之间。不懂得尊重感情的人,是不懂得爱的。”

在林洙面前,梁思成从不刻意谈,也不刻意避谈林徽因。一切,都自然而然。就像他在写给林洙最初的“情书”中,也引用过林徽因的诗句“一串疯话”。他也会和林洙说:“林徽因是个很特别的人,她的才华是多方面的……所以做她的丈夫很不容易。中国有句俗话,‘文章是自己的好,老婆是人家的好’。可是对我来说,老婆是自己的好,文章是老婆的好。我不否认和林徽因在一起有时很累,因为她的思想太活跃,和她在一起必须和她同样反应敏捷才行,不然就跟不上她。”

而“普普通通”的林洙,带给晚年的梁思成,或许是另一种感受。他们婚后的合影并不多见,唯有的几张中,梁思成穿中山装,林洙穿花布棉袄。他们留最普通的发型,对着镜头,普普通通地笑,如所有寻常夫妻一样。

他们的恋爱过程,也普普通通。

1959年,林徽因去世已有4年。作为清华大学建筑系资料馆的管理员,林洙担当了为梁思成整理资料的工作,因此也就常常与他聊天。

过去,林洙与林徽因交谈,都是林徽因说她听,而与梁思成聊天,则是她说梁思成静静听。“我原来是不大能说话的人,也很少敢于对什么事物妄加评论,可在他这个大人物面前,我居然毫无顾忌地大谈起来。”林洙甚至对梁思成讲了她的婚姻、她恋爱的烦恼。“他能让你走到他的心里,他也能走到你的心里。这样的人,他是我唯一遇到的。”

当年的林洙还恶作剧一样,帮梁思成回了一封来自远方的“求爱信”,她自顾自地写道:“接君来信激动万分。请君左手握鲜花一束,右手挥动红色手帕,使吾不致认错也。”而梁思成看后,则假装板起脸,说道:“对老人开这样的玩笑,是要被打手板的。”

人与人之间的感情,就在这相处的点点滴滴中,从“量变”到了“质变”。

终有一日,梁思成鼓足勇气,半是忐忑,半是自嘲,给林洙写了一封大胆的“申请书”:“真是做梦没有想到,你在这时候会突然光临,打破了这多年的孤寂,给了我莫大的幸福。你可千万千万不要突然又把它‘收’回去呀!假使我正式向你送上一纸‘申请书’,不知你怎么‘批’法?……我已经完全被你‘俘虏’了……”信末署名“心神不定的成”。

没有海誓山盟,没有花前月下,梁思成与林洙只是从此决定:生活在一起,做一对平常夫妻。

晚年的林洙回忆往昔时,仍觉得“只要抛开世俗的烦恼,我们就是最幸福、最快乐的。这是我过去从没有体会过的,和一个人在一起,可以那么快乐。”“他是那么尊重我,爱护我,保护我……我们毫无顾忌地交换思想与看法,我们纠正对方的错误,也接受对方的批评,这不是所有的夫妇都能做到的,也不是所有的夫妇都能享受到的。”在林洙眼里,梁思成给她的热情胜过任何年轻人,“思成那么乐观、诙谐、朝气蓬勃。”“他有说不完的笑话和小故事。”比如,梁思成会一本正经地告诉林洙,自己的“官衔” “瘦协”“废协”副主席。瘦协,是瘦人协会;废协,是废话协会。另外,他还告诉妻子,自己是个“无耻之徒”(指牙齿)。“我们有说不完的话,做不完的事……往往我刚要启齿,思成就替我把话说出来。他了解我每一时每一刻的思想。”

没有风雨躲得过

没有坎坷不必走

所以安心地牵你的手

不去想该不该回头

然而,“文革”来了。梁思成与林洙那些寻常美好的小幸福再难继续。

“文革”期间,外界或已无暇再去揣度林洙是否有“成为建筑界第一夫人”的野心,她一次次被训话,要求她与“反动学术权威”离婚。梁思成迫于压力,也对她说:“也许你和孩子们还是离开我好。”(林洙和前夫育有一子一女)

那时的梁思成已遭停发工资,患有心力衰竭,病入膏肓却无法住院,但林洙与北医三院(北京第三医院)几位大夫暗中保持着联系。

她没有离开他,而是竭尽所能保护着他。

一天晚上,几个戴着红袖箍的彪形大汉带着手枪和匕首闯进梁家勒索财物。林洙与壮汉理论,不料激怒了对方,其中一人举起手中皮鞭开始抽打她,而梁思成猛然扑过来说:“你们不能打人……你们凭什么打人?……”“思成脸色发青,呼吸困难,我自己则大喊‘救命!打死人了!’那些人怕出人命,留下一句‘明天中午等着我们!’就匆匆走了。”

林洙说,次日梁思成要求她离开家,由他一人对付昨日那些歹徒。“我自然明白他的考虑,我就更加一步不肯离开他。”

“文革”中,一轮轮的揭发检查,首先垮掉的是梁思成本就病弱的身体,再之后,他失掉了曾经的风趣。

1969年10月7日,住在北京医院的梁思成被安排接受英国作家韩素音关于“文化大革命”的访谈,组织一再叮嘱他“随便地谈谈体会,不要像检讨似的。”但谈话还是失败了。梁在笔记中这样写道:我辜负了党的信任。(文/罗屿)

关键词:林洙 林徽因 梁思成 遗孀 因为爱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