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三 06月19日 (实时:33℃),33 ~ 24℃,多云,南风微风,PM2.5:34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国内 > 正文

记录 《梁思成与林徽因》:梁赴美国讲学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1946年,正是中美两国关系极其微妙的时刻,战争带来的蜜月期将遭遇内战的撕扯……

旁白:1946年秋,梁思成赴美,肩负着将国际最新建筑教育讯息带回中国的重任。1946年,正是中美两国关系极其微妙的时刻,战争带来的蜜月期将遭遇内战的撕扯。

1946年深秋,梁思成回到了阔别已久的美国。二十年前,他和妻子林徽因在这里留学。当时,他们选择的专业建筑学在自己的祖国几近空白。过去的二十年,半数时间,他们穿行在中国大地;半数时间,在流亡中将学术成果涓滴汇集。当他重新踏上这片土地时,他已经是世界瞩目的建筑史学家。他是第一位在世界舞台上系统宣讲中国建筑历史的中国学者,这一年,还有更多的荣誉在等待着他。 1946年,梁思成来到耶鲁大学,在这里讲授中国建筑艺术。2006年,耶鲁视觉影像中心在整理库存图片资料时,发现了四百多张梁思成当年教学使用的幻灯片。

耶鲁大学视觉影像资料中心资料员克丽斯蒂纳:“欢迎来到我们的视觉影像中心,梁思成的教学幻灯片和照片从1947年开始保存在我们这里。”

耶鲁大学美术学院副教授 Lillian Tseng:“这些幻灯片是梁思成1947年在耶鲁讲学时制作的,我们希望借由整理这批资料,借由开课,鼓励研究生作研究。在未来更注意全球化的角度,讨论梁先生不能只放在中国的一个角度,应该跳离开中国的一个角度。”

旁白:宾大艺术系的南悉教授致力于东方建筑历史的研究。七十年代,她在哈佛大学读书,是费正清的学生。每周,费正清夫妇都要在自家举办茶会,到访者是研究中国问题的学者和学生。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教授夏南悉:“我想我第一次遇见费正清夫妇是在1974年的一个秋天,当费慰梅知道我对中国的建筑感兴趣时,她问我是否听说过梁思成,我说当然听说过,每个对中国建筑感兴趣的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她说,那好,我认识他,我非常了解他。”

旁白:从此,威尔玛经常和这位对中国建筑感兴趣的学生说起他们这对亲密的中国朋友,而今天的南悉已经是国际上一位研究中国建筑历史的著名学者。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楼庆西:“我们的古董,第一次展现在世人面前。(梁思成)他自己谦虚,说我有什么创造性,我无非是把中国的建筑进行了科学的整理。所以我们说,中国的古代建筑过去是处在混沌状态,不清楚,只是经过老一代的学者科学的整理,以清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使我们这一东方的文化瑰宝,拂去身上的尘埃,重现光彩于世界文化之林。”

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亚洲研究中心教授夏南悉:“梁思成作出了许多贡献,其中一个毫无疑问是,他把一种传统的匠造之术放到了一个国际上能够理解的平台上,把设计的理念带到了房屋建造上。同时梁思成意识到让中国建筑语汇进入世界建筑体系的重要性。梁思成对于本国的建筑历史肩负使命,也许是他所有贡献里面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让整个民族能够意识到,去通过建筑了解自己的历史。”

旁白:梁思成抵达美国的第二年,1947年4月,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庆祝建校二百周年,在举办的系列纪念活动中,梁思成应邀担任了“远东文化与社会”研讨会的主席。来自全世界的六十多位专家学者到会,其中包括了他的好朋友费正清夫妇。

会议期间,梁思成举办了一次中国建筑图片展,同时做了“唐宋雕塑”和“建筑发现”两个学术演讲。普林斯顿大学特别授予莱顿大学杜维文达克教授和梁思成两人荣誉博士学位。费慰梅回忆到,学会颁发仪式开始,身材高大、白发苍苍的杜维文达克佩戴着中世纪头饰,身着长袍,与比他瘦小、看上去显得年轻,身着普林斯顿提供的过大的黑色长袍和帽子的梁思成,一高一矮,形成鲜明的对照。

校长宣读对梁思成的赞词:“文学博士梁思成,一个创造性的建筑师,以及建筑历史的讲述者,在中国建筑史研究和探索方面的开创者,也是恢复、保护他本国建筑遗存的带头人。”在普林斯顿大学的档案里,保存着梁思成当时接受荣誉学位时写给校长的一封信,他说:“对一个只不过花了太多时间和精力来追寻、也许仅仅是满足其闲情逸致的好奇者而言,这样的奖赏实在是过高了!”

1947年,新成立的联合国决定兴建总部大厦,来自全球十几个国家的建筑大师云集纽约。作为中国的建筑师代表,梁思成成为这个由十一位建筑师组成的设计团队的成员。各国建筑大师妙思纷呈,梁思成向设计团队贡献了中国建筑师的智慧,联合国留下了这段当年梁思成阐述设计方案的影像。

影像资料:“二十四号设计方案,是由中国建筑师梁思成提供的。”

梁思成:“建筑物东西向延伸,可以使建筑最大限度地利用阳光,我认为这不仅可以使里面的环境舒适,还能提高工作效率,而且还可以因节省安装空调等其他设备,省下不少建筑费。”

旁白:汇聚了全世界建筑师共同智慧的联合国总部大厦1947年在纽约曼哈顿破土动工。在纽约参与联合国大厦设计期间,梁思成住在老朋友斯坦因家中。斯坦因是二十世纪初美国区域规划创始人,在汽车时代推出田园城市概念的设计领袖。1935年,斯坦因曾携带妻子同游北平,在那里结识了梁思成夫妇。此时,劫后余生的欧洲许多城市,都在废墟中恢复城市建设。而在世界大战中本土免遭战火的美国,意外得到空前发展的机会,城市居民的住房需要急剧膨胀,城市化快速进行。

斯坦因在给梁思成的信中写到:“我看现在美国到了一个大变革时期,毫无疑问,在未来的二十到二十五年时间内,人们对住宅的渴求,将极大地改变我们城市现在的面貌。我们必须采取行动,以阻止城市沿着过去旧有模式继续恶性膨胀发展,其弱点已经暴露无遗。我们应该唤醒公众,去追求新的城市发展方向。”

美国康奈尔大学历史遗迹规划保护项目负责人麦克尔汤姆兰:“上个世纪的三、四十年代,建设城市居民集中住宅区域的创意开始付诸实施,这是一个伟大的理念。”

旁白:面对无序发展的城市,二十世纪初,斯坦因主持设计了若干在美国历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社区住宅项目,开创性地推广了集中住宅理念,旨在将城市人口有机疏散。斯坦因热情地为即将回国的梁思成写了一系列推荐信,让他参观在美国各地建成和兴建中的新型城市规划住宅项目。在参观了美国田纳西河流沿岸社区工程后,梁思成给斯坦因的信中写到:“我多么希望中国长江沿岸也能有这些项目,可以造福那里的老百姓。中国需要太多的此类工程项目。”然而,此时中国的长江以北正战云密布。1947年,当梁思成在美国兴致勃勃地参观各种城市建设项目的时候,中国的无数城镇正被炮火摇撼。1947年夏天,梁思成必须加快他在美国的行程,尽早返回国内,回到病情日益加重的妻子身边。离开美国前梁思成还有最后一件事要做,他再次来到富兰克林,费正清夫妇家中,和费慰梅连续工作数日,校订他的英文版中国建筑史书稿。

费慰梅的回忆:“思成从耶鲁带来他的珍贵的测绘图稿和照片,交给我保管。至于我们整理好的书稿的文字部分,他决定带走。他说,两个星期横渡太平洋的航行,正是完稿的最好时机,他答应很快将它们邮寄给我。但我们谁都没想到应该在我这留一份文字手稿的复本。”

旁白:梁思成再将自己国家的建筑历史一笔一画地勾勒出来,准备献给世界。但是,他没有想到,这套英文版《中国建筑史》的文字和图稿在1947年被分别留在了美国和中国。当它们重新合璧为一,却将在遥遥三十年后。

梁思成给费慰梅的信 1947年:“亲爱的慰梅,数次在富兰克林拜访的经历如此美好,真希望徽因也在这里。我害怕说再见,未来难再团聚的感觉总是隐隐袭上心头,如果还有机会来美国,我一定要带徽因同行,但我怀疑她今生是否还有体力远行。所以我们只能期待你们来看我们,可这和我们团聚美国太不一样了,这是徽因数年的一个梦想。每当想到这里我就非常难过,我觉得是我……是我的忽视,我的不够尽心尽力造成了徽因现在的状况,我永远也无法原谅我自己……”

旁白:至此一别,四位亲密的朋友再也无缘相见。

1947年,林徽因的身体状况开始急剧恶化。

林徽因给费慰梅的信 1947年:“怎么说呢,我觉得虚弱、伤感、极度无聊——有时当绝望的情绪铺天盖地而来时,我干脆什么也不想,像一只蜷缩在一堆干草下面的湿淋淋的母鸡,被绝望吞噬,或者像任何一只遍体鳞伤、无家可归的可怜动物。我不是要哭诉,只是无法正视所有那些曾经有过的满载欢歌的野外考察和旅行已经随风而去,远离我们任何一个人……”

《写给我的大姐》林徽因:

当我去了,还没有说完的话

好像客人去后杯里留下的茶;

说的时候,同喝的机会,都已错过

主客黯然,可不必再去惋惜它。

如果有点伤感,你把脸掉向窗外

落日将尽时,西天上总还留有晚霞。

旁白:1947年12月,手术摘去林徽因一个被结核病菌感染多年的肾脏,死亡的阴影暂时略去。

林徽因给费慰梅的信 1948年:“亲爱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个晚上,在我的窗户纸上留下一道道水痕?雨声,把我带到不久前另一个雨夜,山西峪道河的夏天,那条沿着汾河流淌的小溪边。我睡在我们的夏日行宫——一个小小的石头磨房中,耳边依然回响着山涧涌动的泉水,还有清风拂过,在浓密的杨树梢头流淌着的回音……”

梁思成给费正清夫妇的信 1948年:“肾脏切除之后,徽因身体状况有极大改善,有事夜间能连续睡上四个小时了。睡眠改善后,她的精神状态明显恢复,但是对于作为护士的我可不是什么好事,她又开始诗性大作了……”

旁白:1947年夏天,梁思成回到了内战炮火中的祖国。这年秋天,清华建筑工程系开始招收第二届学生,此时他们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系主任。

故宫博物院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二届学生茹兢华:“那个钢背心,他的腰不行,里面就靠它挺着,支着他。”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二届学生王其明:“牙也是假的,胸口也是钢背心撑着的。他说过,如果你们早上一开门来叫我,你们就吓坏了,嘴里也没有牙,背是弯的。但他一出来都是很整洁,就是非常整洁。”

旁白:1947年的梁思成只有四十六岁,但颠沛流离的生活极大摧残了他的身体,使他的躯干过早的不堪重负。作为代表中国参加了联合国大厦设计的建筑师,回国后的梁思成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欢迎,他经常应邀在北平的高校讲演,当时的清华建筑工程系吸引了很多学生的目光。当年已经在燕京大学就读的关肇邺,在听过梁先生一次讲演后,决定中止在燕大的学习,重新报考清华建筑工程系。新生见面会上,关肇邺再一次见到了梁先生。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三届学生关肇邺:“他就说,说建筑学是干什么的,然后说你们假如觉得不合适的话,现在转系还来得及。他说我并不希望对建筑系不了解的人或者没有兴趣的人来上这个学。”

旁白:父亲梁启超曾经在给孩子们的信中写到,我是学问趣味方面极多的人,我之所以不能专积有成者在此。然而,我的生活内容异常丰富,能够永久保持不厌不倦的精神,亦未始不在此。父亲的“趣味主义”,显然也成了儿子所信奉的人生信条。

梁思成林徽因之女梁再冰:“他并不是认为什么人都可以学建筑,他认为学建筑的人必须有多方面的兴趣,爱画画,我小时候不爱画画,画得不好,所以我父亲母亲认为我将来不是学建筑的材料。这点我知道,他们认为我没有这方面的天分,我觉得这可能是他们的缺点,过分看中天赋,认为没有天赋的人,他就不怎么教。” 旁白:1946年,从小爱看小说、对文学感兴趣的女儿考上了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学习外语。

梁思成林徽因之子梁从诫:“我曾经考过建筑系,差两分没考取。我父亲是建筑系主任,但是他没说话。”

旁白:梁思成、林徽因花费毕生心血破译北宋官员李诫修编的《营造法式》,他们也为自己的儿子取下了意味深长的名字——从诫。

梁思成林徽因之子梁从诫:“对,李诫,但是我没出息。”

旁白:从小对绘画表现出极大兴趣的儿子,因为两分之差没能进入建筑系。1950年,梁从诫考上了清华大学历史学系。

1947年年底,在离开东北大学近二十年后,梁思成又一次站在了建筑系的讲台上。

北京建筑工程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二届学生王其明:“梁先生上课的时候,非常整齐。这是旧时代知识分子一贯都是这样子,清华那些名教授全都是头发亮亮的,肯定搽了油的,胡子刮得光光的,衣服都是干净整齐极了。”

北京市建筑设计院高级建筑师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一届学生张德沛:“他讲课非常风趣,别的系同学也愿意来听。”

清华大学建筑系教授汪国瑜:“梁先生那时候在黑板上画的图精彩极了,好多人都佩服得不得了,所以后来好些人说,看梁先生画的图在黑板上,舍不得把它擦掉。”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三届学生关肇邺:“他随讲随手就画,画得非常好,我记得他特别讲到哥特式建筑的时候,给我一个印象,我还记得,我可以给你说明一下他怎么画。”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一届学生朱自煊:“我们上课是在靠北面那一排,南面就是有两排桌子,有做设计,甚至有做木工的,都在那儿。那么做设计的学生就喜欢唱,先是轻轻唱,唱着唱着,嗓子都很大了,梁先生就叫了,哪位歌喉,请放轻一点,我讲课听不到了。大家就不唱了,待会又唱了,梁先生从来没有板起脸来训,没有。”

旁白:新中国成立之前,清华的建筑工程系一共招收了四届学生,最初的四届学生有一个共同的绰号“玄武”。

茹兢华、王其明:“所谓‘玄武’就是这个。梁先生有一次讲课讲到玄武是司营造的,我们这些行业是归玄武管的,所以大家就笑,就觉得玄武这个名字挺雅的。梁先生也默认了。”

张德沛:“所以我们的学生见面,‘老玄武到了没有’就是老同学到了没有。我觉得这个大学上得很愉快,就是遇见了这两位老师。”

旁白:二十年前,刚刚从美国留学归来的梁思成林徽因在东北大学创办了建筑系。那时,他们直接将母校宾大建筑系的古典主义教育模式带到东大。此时,再度赴美归来的梁思成开始将席卷世界的现代主义建筑教育思潮引入清华。 王其明:“让我们学什么,我们当时叫抽象图案,现在叫‘构成’。”

旁白:但是梁思成再引进现代主义教学内容的同时,却没有遵循这场运动反传统反历史的倾向。相反,他为建筑系开设了一系列中外建筑史课程,并且亲自任教,不仅如此,学生们还发现一些诸如市镇计划学、都市社会学、人口问题等新科目开始出现在课程表中。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吴良镛:“那么在这里头有个很重要的一个学术思想,就是‘体形环境论’。”

旁白:1947年在普林斯顿大学校庆期间,举办了一次云集世界建筑大师的会议,会上提出了一个新的建筑思想,体形环境说。

建筑史学家郑孝燮:“观念传统上就是规划(就是规划),设计就是设计,不考虑城市那么复杂的综合性的(因素),又是经济,又是文化,又是历史,又是什么现实这些复杂问题。我就是搞建筑设计,没有把这个问题有机跟建筑设计结合起来,缺乏这个东西。而梁先生这方面看在前面的。”

旁白:1949年,梁思成撰文论述清华建筑学系办学方针。

《清华大学工学院营建学系学制及学程计划草案》 1949年:以往的建筑师大多以一座建筑物作为一件雕刻品,只注意外表,忽略了房屋与人生密切的关系,忘记了它与四周的联系,忘记了房屋内部一切家具设计和日常用具与生活工作的关系。换一句话说,就是所谓“建筑”的范围,现在扩大了。细自一灯一砚,一杯一碟,大至整个城市,以致一个地区内的若干城市间的关系。

旁白:梁思成在规划他心目中理想的建筑教育模式,他将清华建筑工程学系的名称更改为“营建学系”。“营建”乃中国古代对经营、统筹规划、设计、建设、管理的统称。他认为“建筑”这个词汇难以涵盖体形环境下的内涵。第二年入清华建筑工程学系的王其明、茹兢华在1951年毕业时拿到了清华大学“营建学系”的毕业证书,但是,梁思成勾画出的营建学系的蓝图刚刚开始,1952年,全国高校进行院系调整,清华大学被划分为全国八所重点工科大学之一,所有的人文、艺术学科内容被剥离出清华,合并到其他院校。在授课的同时,作为系主任,梁思成还承担着行政管理工作。刘小石是清华建筑工程系第三届学生,毕业后曾担任建筑系党总支书记,和梁先生共事多年。

清华大学建筑系原党总支部书籍清华大学建筑系第三届学生刘小石:“他做领导工作跟我们现在的人很不一样,现在的人每天要上班,要研究,要开会,要做决定。我们现在人就是使劲地折腾,他有一定之规,他就是聘教师,然后排课表,然后学生来了,你每年都要交你的计划,你选的哪些课,拿多少学分,他就做这个,然后他讲课,他主要就是在讲课。”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工程院院士吴良镛:“所以应该说是这个时期,是他学术思想最丰富、最辉煌的时期。因为什么都说,有什么,没有什么不说的,没有什么顾忌的。或者外面怎么样。”

旁白:进入1948年,东北、山东、华中战事方殷。在国民党统治区,反饥饿、反迫害、反专制、反独裁,学运激荡。

费慰梅的回忆:“思成和徽因对政治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兴趣。他们在艺术熏陶中长大,崇尚理性,一心一意要在他们痴心投入的建筑史和艺术领域有所建树。”

旁白:这是梁思成最向往的生活,黑板、讲台、田野考察。从美国回来后,梁思成将他的全部心血和情感投入到了建筑学,他为之献身的事业,那已经被战争蹂躏太久的学术。

编辑:Simone

文字

1、纪录片《梁思成与林徽因》第六集:荣耀

2、

视频链接:

关键词:梁思成 林徽因 赴美国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