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六 08月24日 (实时:31℃),36 ~ 25℃,晴转多云,北风微风,PM2.5:63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国内 > 正文

【文苑之窗】清风与白露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不远处,白露一袭白裙,眉目清浅,气质出尘,如夜间的露水凝立枝头草间,如呢喃的秋虫笑对鲜花,闲看流云……

那一年,清风二十岁,满怀期冀和梦想来到自己考取的单位门口,青涩、青春,一脸的热血柔肠肆无忌惮,如院子里那排排挺立的白杨,随风招展,朗朗英气,飒飒卓然。

不远处,白露一袭白裙,眉目清浅,气质出尘,如夜间的露水凝立枝头草间,如呢喃的秋虫笑对鲜花,闲看流云。她明媚如秋日的风,自由自在,不凉不热,不急不躁,步子缓缓地,从容稳妥,安静美好。

清风第一眼便看见了白露,那如诗意一般存在的女孩。她亭亭玉立,如那不染淤泥之污的莲花,不蔓不枝,香远益清,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惜之情却又敬重万分,丝毫不敢生出轻亵之意。

“你好,我叫白扬,白杨的白,张扬的扬,很高兴能成为你的同事”。一声召唤,把沉浸在走神里的清风拉了回来。眼前是一张漂亮的热情的女孩的脸。巧笑倩兮,美目盼兮。面对白扬伸过来的纤纤素手,清风羞赧地红了脸。“你好,我叫清风,今天来报到。”

三个人便开始了在一个单位里共事的生活。清风和白露在一个办公室,白扬去了一个大家都说好的部门。

日子如一泓溪水缓缓而逝。

清风是从农村走出来的孩子,工作认真踏实,待人真诚,又精通业务,工作能力也高,很快便得到了单位里上下一致的认可和赞赏。在日复一日的成长和锻炼中,清风越发的干练。加上他还长着一张帅的人神共愤的脸,为他说媒拉红线的人此起彼伏。每次清风都是老实听话的去相亲,却总也没有一个合适的,于是便有人调侃,说清风这是想找个有权有事的老泰山,将来便能平步青云了。每当人如此戏谑,清风无语,一笑而过,心里却任白露清丽的身影越来越近,情愫也便在这朝夕相处中缓缓滋长,在风轻云淡的的秋季,如那流淌的金黄,将层林尽染。

清风和白露,心有灵犀般,一个不娶,一个不嫁,同处一室,朝夕相对,却谁也不不说,默契无间,将三年的时光过得温和从容,岁月静好。

日子久了,大家便也看破了,也没人张罗着帮两人介绍对象了,只是会不是调笑一番,等着看他俩好事将近。

在一个月明星稀的傍晚,在一棵挂满丹朱的桂花树下,清风和白露互诉衷肠。白露性子安静温和,善解人意,纯净的像天边的白月光,让人心身宁静,把遥远的星辰也揽入眼底,熠熠生辉。

有了相依相伴的爱情之后,清风和白露的日子也变得如白驹过隙般,欢快而美满。清晨一句嘘寒问暖的问候,也能让清风心里涌满温暖,一整天里都精神饱满,活力四射。无意间一个眼神的碰触,却蕴含着万千情谊,温存且柔软,心下满满的都是爱情的浪漫,氤氲情思越过潮汐,醇厚,空灵,曼妙,把清风的一腔衷肠轻轻摇荡。

本以为才子佳人的故事会随着固定的脚本排练下去,可是谁也没想到,当爱情碰撞上事业的时候,想两全又难全的清风会面临怎样的选择。

原来,早在第一次相识的时候,白扬也是一眼就喜欢上了清风。只是白扬家境好,父亲是本市的高官,所以一报到便去了一个好的部门,在短短四年的时间就一路升迁,现在已是一个副局长了。作为一名集地位、智慧和美貌于一身的“女局长”,追求者更是无数。白扬对清风早已暗生情愫,这么多年来一直没表白,是因为家族的重托,事业的上升让她只能将儿女情长暗压心底,等到自己功成名就的时候再去找清风,到时定能爱情事业双丰收,人生美满。可是谁知清风和白露却已经定下终身。家人都劝她放下,找个门当户对对自己事业有帮助的“官二代”“富二代”,可是白扬不死心啊,那毕竟是自己第一次第一眼就喜欢上的人啊,是自己放在心间上暗暗眷恋了四年的人啊。

高傲如孔雀的白扬,一如她的名字那般,张扬艳丽,娇俏动人。一个午后,在一个咖啡馆里,清风如约而至。两人握手而坐,一直把白扬当朋友的清风言笑晏晏,清雅俊朗。言语间,才情横溢,言辞真切,白扬愈加不愿放下。她终于吐露心声,希望清风放弃白露,与自己结成秦晋之好,定能前途坦荡,平步青云。

突如其来的告白,让清风红了脸,乱了心,动了情。

白扬和白露,一个阆苑仙葩,一个美玉无瑕。一个如月,清新隽永,纯粹美好。一个如花,娇艳可人,热情开朗。清风一时间夜夜难寐,辗转无眠。他一次次的想,想自己那依然贫瘠的家乡,那勤俭又苍老的双亲,想自己寒窗十载,埋头苦干,升迁却遥遥无期。想白露的温婉得体,想白露书香门第家里人的从容舒适,想两人相处中的温情和温暖。也想白扬,想白扬那灵动自信的眼睛,那顾盼神采的张扬,想白扬家那些身居高位的亲戚,想她举手投足间的运筹帷幄和无所畏惧。一时间,面对诱惑,清风不知怎样才好。

白露何其冰雪聪明,她从清风吞吐的话语,闪躲的眼神里很快了然。

白露不露声色,在一个清晨,和清风相约爬山。

一路上,两人拾级而上,汗水酣畅淋漓,落在了清风的眼里,有些火辣辣的,刺刺的疼。白露温柔的为他递水拭汗,呵护备至。一路上两人携手而行,看路旁山花烂漫,听虫吟鸟鸣,白露吐气如兰,言语间知书达理,自有大家风范。

到了山顶,有风拂过,白露眼神清澈,坦荡如山,虽为女子却一身朗朗英气,看的清风恍了神,敬意油然而来,无可阻挡。下山时,清风要原路返回,白露却执意坐索道。在索道上,清寂寂绿漆漆的山林间,偶尔一只飞鸟路过,突兀的鸣叫竟让人心生寒意,真真应验了高处不胜寒的意境。听着索道吱吱呀呀的声音,清风觉得,这索道安全吗?不会突然掉下去吧。有风疾过,寂寥沧桑,不约而至,有些清淡淡的冷。心下恍惚间,白露握住清风略有些冰冷的手,温暖从指间蔓延,直到心口,暖洋洋热乎乎的感觉久违而至,清风忽的心下豁朗,云开月明。

清风婉拒了白扬,并递上了他和白露的结婚请柬。白扬不死心,一次次的问“你是和白露平淡如水,柴米油盐,还是要与我做鸿鹄,步青云,一览众山小?”

清风不语,眉目舒展,轻轻握住白扬的手,这轻轻一握,便沧桑无数。“我希望你好好的,幸福的生活,我名叫清风,我想过清风朗月的生活,我想靠自己的实力实现自己的梦想”。

白扬泪落,转身,回首,微笑。

白扬沉寂了一段时间后忽然主动请缨调离,到了一个偏远的乡镇,雷厉风行,果敢坚决,摧枯拉朽,改革创新,为当地群众做实事,谋福利,真正成就了一番事业。

后来的清风和白露相濡以沫,清正廉洁,刚直不阿,互相扶持,终成大器。在一次学习交流会上,三人重逢,相拥而坐,相对无言,唯有三双亮闪闪的眸子里,有万千情谊在涌动,灼灼不息。

(文/卢园园图/张献华)

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 特别声明 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

关键词:文苑 清风 白露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