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四 08月22日 (实时:34℃),37 ~ 25℃,晴,东北风3-4级,PM2.5:58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国内 > 正文

为什么你总能收到任正非的内部信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很多马云的内部信,其实马云自己都不知道……

本文来自

有一种“内部信”类型的经管书籍常销不衰,类似《马云的内部信》、《海尔内部文件》、《任正非内部讲话》等等。很多马云的“内部信”,其实马云自己都不知道。

这种“内部信”的效果类似于明星绯闻,很多时候是把“内部消息”作为卖点,卖给外部的人满足猎奇。

最近几年微信公号流行,这种“内部信体”充塞朋友圈。

我经常感慨,这些企业的信息能力得有多强,它才能让信息从老板那里穿透到几万名员工的末梢,它还能穿透出企业,变成社会上人们的谈资和嚼头。

这有点儿像亚历山大的故事。这哥们不但能征善战,还颇懂传播学。亚历山大征服亚非欧时,没有报纸、电视、互联网,国土上黎民百姓不知君主是谁。直到货币上面印了亚历山大的头像。

这个比单纯的“内部信”还强大,因为它通过视觉形像,借助流通最大化,完成了治理术的通讯。让一个老百姓买菜的时候、买厕纸的时候,也能想起老大是谁,看到老大的眼睛。

信息的穿透力一向是一门大学问。

所谓“组织”,就是信息流通的一种方式。“组织架构”就是信息流通的路径。而一旦信息开始流通,耗散也就开始了。

我经常跟我自己的合作伙伴或者员工讲,信息传递过程中,两条标准特别重要。

第一条叫“一语中的”。讲的是信息描述的准确性。检测的标准就是你这句话说完、这个邮件发完,别人不会再多问你任何一个问题。

第二条叫“一语入心”,讲的是信息的穿透力。一句话能一直击穿层层架构,最终穿到你的脑子里面。

用艺术术语讲,这也是一种“接受美学”。创作端包含 100分 的信息,接受端接收到 1%,还是 50%,决定了传输效率 50 倍差距。

《小苹果》和《一起学猫叫》不见得是什么有艺术成就的作品,却从“接受美学”上却是极为成功的,它是一种自带传播病毒的信息包,都实现了“神同步”和“神下载”。B 站上有很多视频,是呈现韩国的小哥哥听冯提莫唱这首歌时的心醉,完全陶醉其中。

以前有个朋友在富士康做中层管理,有一段时间他被罚了很多钱。因为在富士康的园区的时候,会有戴着红袖章的人突然把他拦下来,说:“同志,你好!请背诵《郭总裁语录》第 36 条!”背不出来要罚款。

后来这哥们终于跑掉了,因为郭总裁越写越带劲儿,语录慢慢积累到了上百条,这哥们再也背不动了。

富士康这种制造业的公司,非常讲究效率,良品率还要达到 6 个西格玛。于是上下一致,脑体一致,就变得非常重要。

管理学有句话非常政治不正确,但是实操时又特别有道理,叫做“执行层要砍掉脑袋,中层要砍掉屁股,高层要砍掉双手”。郭台铭天天搞创作,写语录,他就是整个公司的大脑,其他人的大脑很多时候需要暂时“休眠”。

“忠诚”类似于小脑、脊椎或者神经系统,它不需要创见,而是要传递“正确”,要执行得稳准狠。

美国有很多贵族学校,教学方法很奇怪,只教小孩三门课,演讲、写作和种粮食。

种粮食是为了生存,就是哪怕有天买不到吃的东西,也不用看别人脸色。《一出好戏》里面的保安王宝强也不会趁机爬到你脑袋上去。

演讲跟写作的目的,就是为了让信息的穿透力足够强。这是成为一个领袖必备技能。

演讲和写作,都是一对多的活动,它本质上就是一个大功率、多频道、强输出的一个大喇叭,能够最低能耗地从上到下。

所有大公司的 CEO 演讲能力都得很强。到了“国家级”的 CEO,比如美国总统竞选,那就是一场全国范围的大型演讲比赛。

领袖的职责就是立 Flag。这不是骂人,是承认其重要。

英特尔的以前的总裁叫安迪格鲁夫,是乔布斯事业上重要的引路导师。安迪格鲁夫最厉害的事情是两个。第一个事情是他推出了 intel inside 市场策略。

原先英特尔藏在机器里面的,普通消费者根本不需要知道这么一个品牌,但他们决定做 to C 的传播。于是 90 年代初,英特尔在中国免费发放了上百万个自行车挡泥板的反光罩。于是,中国满地的自行车,都很滑稽地写着 intel inside。小黄车 OFO 要是懂得这种广告业务的价值,今天可能就不会过得这么惨了。

第二件事情是安迪格鲁夫(和摩尔一起)决定,全面放弃内存业务,转向 CPU 业务。

这个过程中,公司始终旗帜鲜明、信息无误是十分关键的。格鲁夫永远只扣着一个点讲,就是“我们要变成全球领先的 CPU 生产商”。他在饭堂里面遇到员工讲这句,在茶水间讲这句,撒尿的时候遇到同事也讲这句。因为他觉得过度沟通,才能使得整个团队穿过“死荫幽谷”。

“死荫幽谷”,这几个字也是《圣经》里面出来的。在教堂文化长起来的人都知道 Valley of Death,这是很重要的《圣经》的一篇。他调用了这个意象,告知所有人,路上很难受,但路的终点流着奶和蜜。

后来的乔布斯经营公司也很重视信息的穿透度,比如他会把一个目标具象化,比如说“我要让每个人的桌子上都摆一台苹果电脑”。

他更牛的地方在于将信息穿出公司之墙,抵达了开发者和用户那里。企业的使命和用户的念想,中间连线成功。于是,用户也被吸纳成为了他未支薪的外部员工。

有一段时间,日本企业的效率全面压过了美国公司。格鲁夫说原因很简单,因为日本人都在一张桌子上办公,一抬头就可以聊业务,可以迅速反应。

直到有一天,美国人开始在企业大量地使用电子邮件,email 成了那张大家围坐的大桌子,于是美国企业的信息效率瞬间反超。信息的工具在很多公司内部被轻视了。

当一个人只需要管理自己的时候,工具最多一张纸和一支笔。当一个人要管理另一个人的时候,比如夫妻老婆店,只需要用嘴。说了听不懂就多说一遍,说了不执行吼大声一点。团队发展成三个人的时候,同步开始变得复杂且重要,因为三个人都要懂、要知道。接着扩大到更多人,按 Facebook 的说法叫做”一张披萨饼已经吃不饱的时候,这个时候你就要划分层级了“。一般一张披萨饼只够 7 个人吃。

我们的节目里,动不动就要聊到“厕所”。因为“厕所”是一个既隐秘又必须,既带味儿还带劲儿的场景。

乔布斯在管皮克斯的时候,非得把大楼搞成大家只能在一个地方撒尿。他的理由就是创造力的事业需要大家反复沟通。他要迫使所有人见着面。

在太空竞赛的时候,有色人种和白人还是分开上不同厕所的。NASA的一名主管发现,他手下有个特别好用的一个黑人女数学家,每天总会失踪大概 40 分钟。

他就质问她:“为什么上班偷懒?”

那位黑人数学家当时刚刚被大雨淋了一身,就对他发怒吼叫:“你知道吗?这个楼没有我撒尿的地方!我要撒个尿,要走 1.5 英里到另一个楼里!”

结果主管直接去把厕所的有色人种门牌砸掉,从此不再做区别对待,他说了一句很经典的话:“我们撒的尿都是同一个颜色。”

这一届奥斯卡金像奖《绿皮书》里也有类似的情节,黑人主角已经是卡耐基音乐中心的伟大钢琴家了,到南方巡演的时候还是被歧视,不让他在正常的厕所撒尿。他宁可牺牲半小时,回酒店撒完尿再回来。

我们聊“厕所”,因为它跟亚历山大印在硬币上的头像一样,它是一种人类社会的基础设施,一个组织的价值观的寄身其中。基础设施永远是潜移默化的,它是一种沉浸式的体验,影响更加深远深刻。

有一年“三只松鼠”开线下店,花了几百万做了第一家店的模型,但是结果的呈现让 CEO 不满意。

于是 CEO 大张旗鼓,请了各种媒体过来,当着所有的人的面,挽起袖子,抡着一把大锤子,开始砸墙。这是通过一种强有力的夸张的行为有效地对内对外传达了信息。

还有一次,我被淘宝请去做一个艺术和电商的论坛。马云当时用画国画的方式来猛推“来往”。同行有专家问我,马云的艺术算不算艺术,我当时说的大意是从某种角度来说是的。

第二天我这句话就被包装成 100 种不同的方式,通过成百上千的文章传播出去了。以前我参加各种活动,新闻稿都是长得一模一样的。阿里让我见识了抓金句的能力,把信息无限演化的能力。这不光是有钱,更重要是体现信息能力的强大。

本文来自

关键词:任正非 总能 为什么你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