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六 09月21日 (实时:26℃),28 ~ 18℃,多云,东北风微风,PM2.5:51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国内 > 正文

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这些学子都曾走过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有网友质疑,半天走10万步,平均下来一秒钟走1 85米,也就是两步多一点,可连续12个小时保持这种速度不合常理、对此北大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19日回应称, ……

近日,北大博士庄方东在毕业典礼上称“半天步行98800步”,引发部分网友质疑。 19日,北京大学官微发文回应,走过这么多步的北大学子,不止一个! 有网友称,半天走10。 (原标题:《98800步,这些北大学子都曾走过!》)发送邮件至zhengwu@thepaper.cn申请加入澎湃政务号或媒体团特别声明本文为政务等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

北大博士接受BTV专访 回应“半天走98800步” 质疑(内附10分钟专访视频) ……个普通的人,可以最后实现我的梦想登上珠峰,北大的这些学子也是可以实现。 博士生庄方东发言时表示,“由于微信运动步数的限制,98800步只是我半天的……之后,北京大学官方公众号发文“98800步,这些北大学子都曾走过”一文以示。 近日,北大博士生庄方东自称由于微信运动步数限制,98800步只是自己半天的步数。有网友质疑,半天走10万步,平均下来一秒钟走1.85米,也就是两步多一点,。 博士半天走步被质疑北京大学:这些学子都曾走过年月日::来源:北京大学人参与评论从运动小白到登顶珠峰需要经历的是什么?从米比赛都跑不完到站上.米的。。

近日,北大博士庄方东在毕业典礼上称“半天步行98800步”,引发部分网友质疑……今天一早,北京大学官微发文回应称,98800步,这些北大学子都曾走过。。 在北京大学2019年毕业典礼暨学位授予仪式上,曾经登顶珠峰的优秀博士生的庄方东发言时表示,“由于微信运动步数的限制,98800步只是我半天的步数。” 然而。 争取2020年消除义务教育阶段大班制;教师中占比不足3%的男幼师:被争抢的“宝藏男孩”;博士半天走98800步被质疑 北京大学:他们都曾走过;教育部:搜索引擎须将官方。

近日,北大博士生庄方东自称由于微信运动步数限制,98800步只是自己半天的步数。有网友质疑,半天走10万步,平均下来一秒钟走1.85米,也就是两步多一点,可连续12个小时保持这种速度不合常理、对此北大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19日回应称,这些数字很多登山队的学子都走过这个数字。庄方东也解释称登山队对这个“半天”的理解是到第二天中午12点,12个小时走10万步,在登山这个圈子里其实还是比较常见的。 以下为微信公众号“北京大学”文章全文: 从运动小白 到登顶珠峰 需要经历的是什么? 从400米比赛都跑不完 到站上8844.43米的世界之巅 走过多少个98800步 又留下多少数字记忆? 北大山鹰社 这群来自北大的年轻人 用“永远向上”的经历告诉你答案 用拼搏的毅力和勇气 将不可能变为可能

在2018年10月26日的北大珠峰登山队报告会上,登山队队员魏伟回想自己登顶珠峰的经历时,坚定地说出:每一步都算数。 正是一步又一步坚定不移的向上,才换来了从未名湖畔到世界之巅的壮举。魏伟是北大登山队中的唯一一位女队员,也是全队第一位登顶的队员。 登顶训练时的魏伟遇上了“L”型的直角冰壁 同样是在这个报告会上,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庄方东提到了98800这个数字。在讲述登山队的体能训练时,庄方东用几个数字描述他们的登顶历程。 26万千卡,98800步,882层。 ——北大珠峰登山队队员 庄方东 那时的他一定不会想到,当自己毕业之时再次讲起这个故事,会引来众多网友的关注和议论。 向上爬比向前跑要难太多

9年前我刚到北大时还是个运动“小白”,400米的跑步比赛勉强撑到了300米,吐了很久才起来。 吐完之后就觉得,我也太弱了! 于是,我拼命锻炼,现在我可以站在这里自豪地说: 我登上了“世界屋脊”珠穆朗玛峰。 登顶后,我哭了好几分钟,不是因为见证了队友在世界最高处的浪漫求婚而感动流泪,而是感慨向上爬真是比向前跑要难太多了。 ——庄方东 在北京大学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在毕业典礼现场,庄方东的经历感动了所有人,他的发言内容也传到了网上,感染着更多人。不过这一次,关于微信运动步数上限的表达却引来了网友的关注和讨论。 昨天,庄方东本人也接受了媒体采访,他解释说,在登山圈中,不仅是他自己,很多很多人都走出过这个步数。 我们最先发现这个数字其实也是无意中的。因为珠峰登顶都是半夜出发,然后走一整天,走到(当天)天黑或者是第二天凌晨可能才能到达下面的营地,对体能要求非常高。 所以我们就采用类似的模式,我们在京郊拉练,晚上吃完饭坐车大概三个小时到山脚,然后开始爬,一爬就是一天。然后到那一次训练就发现,我们队员的微信运动步数都是一样的,就是98800步,也就是到了微信运动的上限。所以在那次之后,我们才知道这个数字。 我当时写这个稿子的时候,因为我们是半夜出发嘛,我们登山队对这个“半天”的理解是到第二天中午12点,12个小时走10万步,在我们这个圈子里其实还是比较常见的。 ——庄方东 接受媒体采访 庄方东接受BTV新闻采访 在成功登顶珠峰的北大博士这个称号之外,庄方东还有着更多的身份。他是国家一级运动员、国家运动健将。 如今,博士毕业的庄方东成了一名北京大学博雅博士后,继续攀登科研之峰。 珠峰的征途和研究生的学习都已落下帷幕,可8844米不会是我们到达的最高处,对北大人来说,攀登不是完成时,更不是过去式,而是正在进行时。 博士期间我的课题围绕有机半导体材料展开,这是一种在国防、民用等领域都体现出巨大研究和应用价值的材料。 然而研究得越深、了解得越多,就越能感受到一些国家的专利封锁导致我们的研究出现“卡脖子”的被动局面,我切身体会过缺氧的感受,我不想我的祖国在这一领域上承受缺氧的痛苦。 我申请了北大博雅博士后,继续攀登科研之峰,进一步优化我们已有的材料;我和志同道合的同伴一起创业,希望发展出具有中国标识的有机半导体材料,在这个领域为祖国做出一点微薄的贡献。 ——庄方东 在北京大学2019年研究生毕业典礼上的发言

关键词:北京大学 博士 学子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