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一 10月14日 (实时:17℃),21 ~ 17℃,阴转小雨,东北风3-4级,PM2.5:46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汽车 > 正文

雷诺 日产高层:FCA与雷诺的合并已作古 日产雷诺需合并求存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上述意思来自雷诺董事长盛纳德和日产独立董事Keiko Ihara在上周各自接受的采访,在采访中两人还谈到了眼下已经陷入困境的雷诺日产联盟的未来……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意。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意。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意。

据《纽约时报》网站报道,菲亚特-克莱斯勒汽车集团(FCA)与雷诺间的合并希望已经破灭,雷诺-日产-三菱联盟可以“长命百岁”,当然也会有其他的结果。

上述意思来自雷诺董事长盛纳德和日产独立董事Keiko Ihara在上周各自接受的采访,在采访中两人还谈到了眼下已经陷入困境的雷诺-日产联盟的未来。

值得一提的是,两位高管都并未太过单刀直入。不过两人都承认,技术和市场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使得部分车企(比如大众和福特)摒弃过往的竞争思维,由此大众和福特得以携手应对足以决定企业生死存亡的最大威胁 谷歌和Uber等硅谷技术企业。

面对卡洛斯 戈恩去年因金融不当行为被日方逮捕以及由此造成的企业领导“真空状态”,盛纳德和Keiko Ihara还是强调了雷诺和日产间长期伙伴关系的重要性。

两位高管均表示,面对向自动驾驶和其他技术的巨大研发投入,日产和雷诺唯有抱团合作进而分担这部分成本。同传统车企不同的是,大型技术企业坐拥充足资金,因此他们并不需要一边售卖自己的核心产品,一边冥思苦想如何压缩企业成本。

盛纳德在雷诺位于巴黎的办公室外接受记者组团采访时指出:“如果汽车行业不能消化技术研发等引发的巨大成本,那么总会有其他人来做。”

在被问及所说的“其他人”是否可能是谷歌时,他回答称:“为什么不可能是谷歌?其他人有可能是任何人,甚至有可能是那些目前还未涉足自动驾驶市场的企业。”众所周知,谷歌已经在自动驾驶技术领域投入巨额研发资金。

Keiko Ihara在日产位于日本横滨的总部接受采访时指出,汽车行业将“进入一个全新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行业规模和新技术将为市场赢家和输家之间划出一条明确的分割线。

Keiko Ihara向记者说到:“我们需要在提供服务和改善产品方面加快速度,这需要企业增加成本开支并且提升分解成本以实现高效投资的能力。”

她还强调称:“没有雷诺-日产联盟,日产很难取得进步。”Keiko Ihara是一位赛车手,同时她也是经济研究领域的一位专家。

雷诺-日产联盟成立于1999年,而两家企业在合作分担新车开发以及购买零部件的成本方面为全世界做出良好典范。2016年三菱汽车加入联盟。

随着传统车企纷纷开始开发电池驱动车型和自动驾驶技术,雷诺-日产-三菱联盟也紧跟其他同行脚步。

上述转型堪称本世纪汽车业最大规模的一次转型。与此同时,全球汽车市场销量下滑迫使车企不得不将资金投入到新技术和新产品线领域。面对资金充沛的技术企业(比如Uber)也在加大自动驾驶汽车的投入,传统车企在与之竞争时只能处于劣势地位。

本月发生的多起事件进一步凸显出车企们所遭遇的挑战。梅赛德斯奔驰的母公司戴姆勒本月发布了盈利预警;宝马更换了现任首席执行官;雷诺公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汽车销量下跌至190万辆,较去年同期相比跌幅达到6.7%。

事实上日产的日子也不好过。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日产全球销量降至220万辆,较去年同期相比跌幅高达7.5%。

自去年11月雷诺-日产-三菱联盟的创始人戈恩因财务不当行为在日本被捕以来,该联盟的未来一直充满了不确定性。但戈恩对这一指控予以否认。

菲亚特-克莱斯勒曾尝试与雷诺合并,令(雷诺,日产)双方的关系更加紧张。据悉,在这项潜在交易宣布数天之前,日产一直被蒙在鼓里,对雷诺与菲亚特-克莱斯勒的谈判一无所知。在菲亚特-克莱斯勒指责法国政府干预之后,合并计划在6月份突然流产。

盛纳德依然表示,他相信与菲亚特-克莱斯勒讨论潜在的合并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并不排除重启合并的可能性。

雷诺和日产之间的关系进一步恶化,因为这两家公司就在日产董事会内部设立委员会的计划产生分歧。这些委员会将监督管理人员的任命并审查日产的财务状况。 盛纳德甚至发出威胁,称如果他本人以及雷诺首席执行官蒂埃里 博洛雷(Thierry Bolloré)未能在新的治理委员会获得席位,他将利用雷诺在日产的控股权来阻止后者的改革。

日产最终同意了这一要求,并于上月对其董事会进行重组,纳入更多不同背景的独立董事,包括法律届和娱乐业的董事。盛纳德和Ihara在上周接受采访时表示,这些变化是双方关系缓和的一个转折点。

然而,紧张局势仍然存在。 盛纳德证实,与日产首席执行官西川广人(Hiroto Saikawa)关系密切的人士在试图界定这一关系时往往受到民族主义的影响。不过,他相信拥有这种信念的团体规模非常小,并且会像秋天的蚂蚱一样蹦 不了多久,因为日产的新董事会已经明白必须要进行变革。

盛纳德进一步指出,自己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处理与西川的关系,二人几乎每天都会通话。因此,盛纳德相信“联盟将会复苏,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联盟内部对此并不乐观。据两位了解这两家公司运营情况的人士透露,戈恩被解职后,已有十几个雷诺-日产合作的项目被搁置。

Ihara同样证实有些项目已被关闭,但她表示这属于联盟正常运作的范围。Ihara指出,“联盟对业务和项目进行了研究,取消了不必要的项目,同时还在增加新的合作领域。”

今年早些时候,Ihara曾表示公司内部对双方的关系存在一些担忧和不确定性。如今却恰恰相反,Ihara认为双方正在共同开展建设性项目和建设性投资。

盛纳德则直言,面对一个不断变化的行业,“我看到的唯一风险是,我们是否会足够强大、有足够的资源大规模投资技术以保持领导地位?”而这正是其强烈希望看到联盟加强的原因之一。盛纳德进一步指出,在未来几年,雷诺还不足以成长到拥有强大的现金流来实现移动交通趋势的投资,这才是真正的风险。

该联盟的问题可能会继续被公开曝光,尤其是如果出现戈恩成功地通过法律手段来揭露他被赶下台的一些细节的情况下。此前,据荷兰报纸《NRC》报道,戈恩已在荷兰对日产和三菱提起诉讼,并索赔近1700万美元。

据阿姆斯特丹法院的一位发言人表示,戈恩已在阿姆斯特丹起诉日产-三菱BV,表示自己并没有经过正常的途径被解雇。这两家汽车制造商的合资企业总部位于阿姆斯特丹。戈恩的律师辩称,根据荷兰法律,戈恩有权查看导致他被解雇的文件和证据。此外,在这一桩诉讼案里,同样位于荷兰的日产国际控股公司(Nissan International Holding)也被列为被告。

据悉,阿姆斯特丹法院拟在本周四对该案进行审查。戈恩的申请是为了在公开法庭获得有关自己被解雇的信息,这可能对戈恩即将在日本进行的审判有用,而这桩诉讼或将导致雷诺日产之间的动荡被进一步延长。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指导价:9.98-16.90万 指导价:9.98-16.90万 车型:SUV 网友油耗:12.61-19.75L/百公里 变速器:AT 排量:3.0L、4.0L

关键词:雷诺 FCA 求存 高层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