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四 06月27日 (实时:30℃),32 ~ 25℃,多云,北风微风,PM2.5:54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亲子 > 正文

新京报评论:经理实名举报“做假账” 粮库“硕鼠”真如此猖獗?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摄文 |斯远一封实名举报信,掀起了河南潢川县粮食系统做假账以及占用粮库用地建商品楼问题的一角……

占国有土地盖了13855平方米楼房一共罚了15万多元,1平方米10多块钱,而房子依旧在热销——这也叫处罚?

5月18日,仁和粮油公司原国有划拨土地上盖起的对外出售的楼房。 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摄

文 |斯远

一封实名举报信,掀起了河南潢川县粮食系统做假账以及占用粮库用地建商品楼问题的一角。

据新京报报道,举报人是潢川县伞陂粮油有限公司经理李太生。李太生表示,伞陂粮油一批稻谷库存与账面不符,少了差不多1/10。而凭空产生在账面上的83万斤稻谷,为该公司带来了200多万的收购和保管费用。李太生还说,当地粮油系统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当地多个乡镇粮管所的国有划拨土地被违规建起了门面房、住宅楼,并公开发售。

又见粮库巨亏,在国家年复一年强调“有粮必查”“有账必核”“在地检查”的背景下,“粮耗子”还能如此猖獗,令人震惊,也让人疑惑。此事为什么要等到粮库经理这样的“内部人”实名举报才引起关注?

其实,伞陂粮油亏空并非新鲜事。早在2018年,监管单位中储粮在准备出库时已经发现粮食短少并要求整改,这份《整改通知书》显示,短缺稻谷是2013年、2014年在伞陂粮油入库的,2018年出库检查时发现短少了“1247490公斤”。

李太生解释,其中83万公斤是根本没有入库、不存在的粮食,目的在于骗取中储粮的粮食收购费、保管费。其余约40万公斤是粮食在保管过程中的正常损耗。

图为中储粮针对伞陂粮油该批稻谷短少问题给出的《整改通知书》。 新京报记者 韩茹雪 摄

目前尚不清楚,当地是否已经按照整改要求“补齐数量”。但粮库前任经理姜发科称并不存在亏空,主要是“损耗”——也就是说一个粮库耗损了120万公斤粮食。

当双方各执一词之时,搞清楚状况并不复杂。粮食就在那里,是不是够数,账目和实物核对一下不就可以了?仅凭时任经理的一张口,并不能决定粮食的去留。事实上,中储粮之所以认定粮食短少,正是因为出库清点才发现的。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2016年李太生到伞陂粮油任职后,多次提出对前任经历进行离任审计、查清账目。而潢川县粮食局2018年5月做出的审计报告却均为“账面对账面”,从未实地清点库存,也未显示稻谷短缺问题。这样的审计报告无异于走形式,并不具备任何约束和惩戒的能力。

而当地对违规在粮库划拨土地上建楼出售的处理,同样令人失望。楼建起来了,房子也卖了,然后当地国土部门决定,“截至2018年9月,6宗违法用地累计罚款155584元,已全部追缴到位。”这不是以罚代管吗?在国有土地上卖了13855平方米楼房一共罚了15万,1平方米10多块钱,而房子依旧在热销——这与其算罚款,还不如说是“鼓励”类似行径。

或许,李太生层层举报有很大程度的“自保”因素。毕竟,作为主管日常事务的负责人,是要对粮库亏空担责的。而他专门选择在今年5月全国粮食库存大清查之际实名举报,同样耐人寻味。

粮库亏空不是小事,不要以为只有在农业时代粮仓空了是大事,“手中有粮,心里不慌”如今仍是“硬道理”。今年5月启动的全国粮食库存大清查,深意也正在于此。

多年以前,安徽、黑龙江等地均发生过粮库亏空的事情,其后,各地粮食系统也曾有过严厉的整治行动,遗憾的是,这才过去刚刚几年,潢川粮食系统又出现如此之多的乱象。目前潢川县纪委已经介入,惟愿此事会有一个更清晰的结果,不要再糊里糊涂地蒙混过去了。

当然,或许这也不仅仅是潢川一地的问题,也希望经由对这些具体个案的查处,从点到面,由表及里,彻查严管,管好我们的粮仓,管好这一民生的根本。特别是,要构建严密、有效、实用的监管制度,方方面面都要发挥作用,不能只靠“内部人”的举报。

斯远(媒体人)

编辑:孟然 校对:柳宝庆

关键词:做假账 评论 经理 粮库 硕鼠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