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五 02月22日 (实时:4℃),6 ~ 2℃,阴转多云,东北风微风,PM2.5:87
登录湘西网 - 免费注册 - 湘西论坛 - 官方微博、微信
ad
当前位置:湘西网 > 科技频道 > 正文

蔚来是否有未来 我们拭目以待~

 来源:湘西网
这家创始于2014年11月的造车新势力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发起创立,后又获得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 ……

蔚来无疑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这家创始于2014年11月的造车新势力由李斌、刘强东、李想、腾讯、高瓴资本、顺为资本等发起创立,后又获得淡马锡、百度资本、红杉、厚朴、联想集团、华平、TPG、GIC、IDG、愉悦资本等数十家知名机构投资。

而李斌在造车之前,也已经在创投领域拥有了一定的美誉度,其创建的易车网是上市公司,投资的嘀嗒出行目前亦是当前出行市场的头部玩家。但显然,让李斌真正走向前台,从而与互联网巨头们相提并论,还要从造车开始。

高调亮相

2017年12月16日,北京五棵松体育中心,这一天无疑是属于李斌和蔚来汽车的“NIODAY”,其旗下的首款量产车型——蔚来ES8正式上市,并且首次推出了电池租用模式。

这场轰轰烈烈的发布会,据媒体披露耗资高达8000万元。蔚来汽车为了这场发布会,包下整个五棵松会场和周围的部分场地,8架飞机,60节高铁车厢,上海机场设置了专门的蔚来登记口,这一天五棵松附近的19家五星级酒店一房难求。据悉,蔚来同时还邀请了5000名ES8准用户和数千家媒体参加,这令一万人的五棵松会馆座无虚席。

然而,这并不是蔚来“高调”的全部。事实上,在ES8产品发布会前三周的2017年买11月25日,蔚来的第一家NIOHOUSE在长安街东方广场正式开业。在一年租金数千万元的黄金地段,蔚来打造的这个现代感极强的NIOHOUSE并不是用来卖车,而是作为蔚来用户中心和消费者的线下活动场所。彼时蔚来宣布,像这样的用户中心,蔚来已经建立8座。

李斌创办的蔚来汽车从一出生就选择了一条颇具颠覆意味的“精英”路径,从ES8定价、到先后落地多个城市的豪华“蔚来中心”(NIOHOUSE),北京选址在东方广场、深圳则选址在平安金融中心,在品牌定位上则宣称,“致力于为用户创造愉悦的生活方式,打造全球范围内的”用户品牌。

蔚来的这种高举高打的方式,的确是实现了迅速吸引公众的眼球的目的。要知道,东方广场的这一黄金位置,此前正是奥迪的体验店。蔚来的雄心与野望,都在这场发布会后得以充分显现。

也正因为众多互联网巨头的背书,才让蔚来所具备的壁垒与安全边际都较其他的玩家为高。

李斌曾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一辆温暖的汽车,一个蔚蓝的愿景,一种愉悦的生活方式,将是我们愿意拥有一辆车的理由。”

然而华丽的亮相和宣告变革汽车市场的梦想之后,蔚来的艰难之路才真正开始。接下来考验蔚来的,是所有新能源概念车所面临的共同难题——出货。即使是国际市场上的王者特斯拉,其新一代的MODEL3都正受制于此,那么蔚来能解决好这个问题吗?

交付难题

光顾蔚来位于北京东方广场的体验店,立刻就会有培训有素的的工作人员走上来向你介绍这家新物种的理念,建议你下载蔚来的APP,告知先期购买的用户可以随时查看自己的排队顺序及交车时间等信息。

作为新能源造车企业中最早宣布预订的蔚来汽车(首款量产车ES82017年12月上市并获得1万辆创始版订单,2018年3月份开启常规预订),其新车的交付时间则一再延后。

根据发布会时的预热新闻,蔚来给出的首批新车交付时间系2018年3月,甚至“蔚来ES8‘第一批将于2018年上半年交付客户’”还作为某门户网站的标题予以传播。

彼时,信心满满、春风得意的蔚来汽车或许并不相信,难倒特斯拉等一众新能源车企的量产问题也会同样掣肘自己。大概从5月份开始,就已经有部分用户因未能收付蔚来新车而在通过媒体抱怨,因为5月正是数次延迟之后,李斌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交车时间,在这次反馈中,李斌表示“ES8将在5月开始交付,6月可形成批量交付,到9月底之前完成1万辆创始版的交付,10月开始基准版交付。”

李斌并不讳言蔚来的量产难度。据其介绍,蔚来汽车的一级供应商是100多个,可能还有二级供应商,供应链很长,蔚来汽车在这方面的风险非常大。

“总体来说,(蔚来汽车的)全球供应链都比较脆弱,作为一个新公司,蔚来汽车在这方面还弱一些。”李斌说。

作为一家从互联网跨界汽车制造的创业者,李斌及其创建的蔚来汽车所面临的挑战不难预知,因其代工模式面临着诸多的不确定性,一头扎入传统的制造领域的互联网人李斌,并不能在旦夕之间便如鱼得水。某种程度上,“延迟交付”并非李斌所能左右。但值得欣慰的是,蔚来汽车并未跳票太久。

就在2018年8月5日,在蔚来深圳NIOHOUSE开业日中,蔚来董事长李斌对此前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的一番言论进行回应,其表示愿意和何小鹏打赌,“今年蔚来交不到1万台车,会赔给何小鹏一台ES8。”此前,何小鹏曾公开表示,“今年新造车企业没有能交付10000台的。”

2018年11月27日,蔚来在合肥工厂高调举行了蔚来ES8下线1万辆庆祝活动,宣布赢得与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赌约。蔚来一万辆新车,终于在艰难中下线、交付。

品控风波

然后祸不单行的是,在经历数次延迟交付后终于实现产能爬坡的蔚来汽车,却遭遇了新一轮的质疑之声。

“严格意义上来讲,蔚来ES8这款车并不算是一款已经完成的产品,或者说就是目前市面上少数可以被定义为没完工就上市的车”,一位独立车评人在2018年9月发表的逾万字评测文章中,对蔚来ES8的机械素质、续航能力、汽车换电、汽车智能化、OTA(远程系统更新)、整车完成度、个人隐私七大方面做了全方位的测评。对此李斌表示,其描述的部分问题却是客观存在,并将仔细了解和予以改进。

质疑与退车事件仍然在网络上发酵。就在11月底,一位自称蔚来ES8第1589号车主在蔚来官方APP上发文要求退车。在其文章中,这名用户详述其提车两个月事件里的种种,涉及到汽车的主要功能、售后服务等方方面面。随后,这篇文章被众多媒体所转载及引用,蔚来汽车再度置身舆论的漩涡之中。

互联网时代,口碑的重要性怎样强调都不为过,但此起彼伏的个案对于新生的蔚来汽车而言,无疑产生了多米诺骨牌式的负面影响。前期大张旗鼓宣传所带来的良好声誉,在不断的质疑声中也使消费者内部开始分化。

有业内人士认为,蔚来作为主推服务的新型车企确实应该反省。高层设计了最好的服务理念,但底层目前不具备处理复杂事情的能力,反应麻木。在这些问题暴露之前,企业早就应该做好充分的预案,而非等到问题集中暴露之后仓促应对。这会在相当程度上,伤害品牌来之不易的美誉度。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相继爆发产品质量问题之后,一些蔚来的潜在用户已经对其产生质疑和观望情绪。考虑到未来正在启动新车型的预售,这种负面影响就更加明显。

道阻且长

在互联网造车的领地上,中国目前还没有一家绝对成功的案例。贾跃亭所主导的法拉第未来如今已经处于“间歇”状态,而众多资本与巨头加持的蔚来,则被寄予了厚望。但显然,资本的加持并不会缩短蔚来的探索之路,作为行业的新锐探索者,其经历的困难与波折始终与之相伴,即使是成功登陆了纳斯达克,已然驶上一条快车道。

蔚来面前首当其冲的难题,仍然是使之得以持续运行的巨额资本。

2018年11月6日蔚来汽车公布其2018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三季度蔚来汽车总收入14.7亿元,同比上季度增长3095.3%;净亏损28.1亿元,同比去年增长116.1%,同比上季度增长56.6%。而在此前的IPO招股书中,蔚来汽车预计将在2018年实现114亿元的收入,但由于渠道网络建设、品牌推广以及前期投资仍需花费大量的资金,尚不足以支撑自身盈利,2018年的亏损仍会高达51亿元。

实际上,近三年来蔚来汽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在2016年、2017年以及2018年前6个月,蔚来汽车净亏损分别为25.733亿元、50.212亿元和33.255亿元。按此计算,蔚来汽车账上的资金显得有些捉襟见肘。

根据统计数据,蔚来汽车创始以来到登陆纳斯达克以前,共募资约145亿元人民币,加上2018年9月美国上市的10亿美元融资,蔚来汽车总计融资额在30亿美元上下。但仅仅三年时间,蔚来汽车就录得一百多亿亏损,其用于研发、制造和营销上的费用仍在持续投入。可以想见的是,在真正实现量产和规模化之前,蔚来仍然处在卖一辆亏一辆的阶段。

对于业界与媒体所担忧的资金问题,创始人李斌也曾解释称:“我们现在有56个投资人,国内国际非常大的企业和投资机构,所以资金支持还是非常充裕。”但李斌同时也坦言,蔚来要实现盈利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另一方面,李斌的信心所在也并不足以保障。今年的流血上市,某种程度上也透露出前述投资人追加投资的欲望并不强烈。在业界人士看来,各路资本也只有在蔚来的未来逐渐清晰之后,才可能继续背书。

毫无疑问,蔚来的路还很长。在度过量产最为艰难的阶段之后,被寄予厚望的蔚来汽车仍然任务艰巨。时下判断它是马斯克的特斯拉亦或是贾跃亭的法拉第还为时尚早。但没有疑问的是,蔚来是目前互联网造车浪潮中,最具冠军相的一个。

湘西网编辑整理于2019年02月11日 08时19分58秒: 蔚来是否有未来 我们拭目以待~!

重点关键词:未来 拭目以待

网友评论:
频道推荐
精彩图文
湘西新闻
ad
湘西风采
  • 龙山落水洞电站蓄水待发
  • 永顺县交通纪检组勤督查严监管保质量
  • 新时代新风采 2019年吉首市春节联欢晚会精彩上演
  • 南航“订单”助苗乡农民脱贫
旅游景点
娱乐资讯
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