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五 07月19日 (实时:27℃),33 ~ 25℃,阵雨,南风微风,PM2.5:37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文学 > 正文

远去的白露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时逢白露,不由使我想起了一段童年的往事,那也是发生在白露节的事。乡村有一句农谚:白露枣花红。意思说,到了白露节枣儿就慢慢成熟了,这是我童年最幸 ……

时逢白露,不由使我想起了一段童年的往事,那也是发生在白露节的事。

乡村有一句农谚:“白露枣花红。”意思说,到了白露节枣儿就慢慢成熟了,这是我童年最幸福的日子。大红枣不是什么稀罕物,世人谁都吃过见过,但是能吃过露水水枣儿的人恐怕是为数不多的吧。这露水水枣儿是自露时节的“特产”。白露时枣处于半成熟状态,有些枣红了,有些半红,还有些是绿的,故此叫枣花红。人们吃就拣红的吃,更爱吃那露水水枣儿。太阳刚出山时,金色阳光映照,垂挂在枣儿底部的露水珠,就像枣儿下面垂挂着一颗颗小珍珠。要是此时能上树去用嘴嘬吮那枣儿上的露水珠儿,慢慢的再把红枣儿吞在嘴里,嚼着这又香又脆的红枣儿,那才美呢……这种“口福”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到的,只有早上起得早并会爬树的孩子(大人就不好意思了)才能受用到的。那些不会爬树的,尤其是些青年妇女看着那露水水枣儿只能垂涎欲滴。

记得我十二岁那年,白露节的时候,邻居二嫂子正妊娠反应,她什么也不想吃,单想那露水水枣儿吃。可二哥这个大小伙子好面子,怕为媳妇起早去摘枣儿落笑话,推三阻四不愿去。二嫂子的婆婆二大妈是个心直口快的好心人,知道儿子的难处,就来找我。二大妈在我母亲去世后是最关心我,她的话如同“圣旨”,我揉揉眼一大早就跑了去……到了枣树下,我问二嫂子想吃哪枝?二嫂子抬头看看用手一指,我把鞋一甩,手心吐VI唾沫,像只狸猫一样爬上去,在树上站稳脚跟,就小心翼翼地把一串串的红枣儿叼在嘴里慢慢地下了树。我特小心,枣儿上的露水也没掉。二嫂子看着那挂满露水的红枣,高兴得什么似的,慢慢拿过去像孩子一样先嘬吮着露水珠儿,然后慢慢地把枣儿吞在嘴里,边脆生生地嚼着边喃喃地说:“真好吃,真好吃……”这时二大妈眼含热泪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摸着我沾满露水的头发说:“你这孩子什么都好,就是命苦啊……”

儿时的白露早已过去二十多年了,但那次给二嫂子摘露水水枣儿的情景却一直记得清清楚楚,尤其二大妈说的话,更是经常回响在耳边。秋风夺走了我年仅四十三岁的爱妻,几年来孑然一身。回想起那个去远的白露,在我的心灵深处总是缭绕着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怀……

关键词:白露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