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天气:周二 06月18日 (实时:23℃),24 ~ 23℃,小雨转多云,北风微风,PM2.5:28
《湘西日报》 《湘西晚报》 电视直播 便民服务 测试平台
当前位置: 湘西网 > 娱乐 > 正文

把电子乐推进主流大门的艾维奇遗作发布 梦回辉煌年代

在手机上阅读:
湘西网整理 
核心提示:以艾维奇原名命名的最后一张专辑TIM封面……

在4月11日首支遗作单曲《S.O.S》释出后,经过两个月漫长的等待,全球电子音乐爱好者终于迎来了传奇DJ艾维奇(Avicii)的第三张全长专辑《TIM》——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遗作(原名提姆·柏格林Tim Bergling)。

以艾维奇原名命名的最后一张专辑《TIM》封面。

艾维奇(Avicii)是本世纪初电子音乐商业化浪潮中,最有创造力的DJ制作人之一。他拥有极其优秀的旋律写作能力,这使得他的电子音乐作品更易于大众接受。而优秀的音色审美能力,则能让音乐爱好者们领略到电子音乐的魅力。

2013年,他大胆地将蓝草音乐(Blue Grass)融合到了Progressive House(一种电子音乐类型),制作出了火爆全球的热门单曲《Wake Me Up》——这首歌是流媒体软件Spotify2013年有史以来播放量最高的歌曲,艾维奇将电子舞曲的主流化进程推向了一个新的高度。他本人也成为了潮流符号,连热门单曲都以他作为符号,如美国歌手Mike Posner的歌曲《I Took A Pill In Ibiza》中就有一句歌词是“To show Avicii I was cool”(只是为了让Avicii以为我超酷)。此后,热带浩室(Tropical House)、未来浩室(Future House)、未来贝斯(Future Bass)等流派轮番上场,电子音乐成为本世纪通俗音乐的主流乐种。

根据电子音乐年度报告(IMS Business Report )2019年度数据,电子音乐舞曲在全球收听类型中位列第三,仅次于流行乐和摇滚乐。在电子舞曲主流化的过程中,艾维奇的作品曾经受到一些传统舞曲音乐制作人的过于市场化的指责,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的创造力。电子音乐界第一喷子Deadmau5多次批评艾维奇,但他也不得不承认,“除了戏谑之外,没有人能否认他所取得的有关于现代舞曲的成就,我为他感到自豪。”

艾维奇在演出中。图/视觉中国

然而,当电子舞曲在主流舞台上大放异彩时,艾维奇却在商业上受挫——第二张全长专辑没有达到预期的商业成绩。此时,人们对电子音乐的喜爱已经转到热带浩室(Tropical House)。就连Brostep(一种音乐风格)的领军人物Skrillex都转型制作热带浩室(Tropical House),为贾斯汀·比伯制作了热门单曲《Sorry》。而艾维奇依然在各种眼花缭乱的电子音乐流派中坚持着自己的探索。这种探索,在他的遗作《TIM》中清晰可见。

《TIM》并非艾维奇独自完成,而是由他之前的demo(样稿)、音轨、邮件、短信、相关手稿提供素材,由其他音乐人整理完成。4月11日发行的单曲《S.O.S》只有燃点(Drop,指歌曲中最炸的段落)和人声是艾维奇已经制作好,5月9日发行的单曲《Tough love》完成了80%,专辑中《Heaven》已经做好了demo……由于各个音乐来源和完成度不同,给专辑的统一性带来了不小的难度。为了专辑的一致性,之前大受好评的未发行单曲《We Burn》并没有收录到新专辑中。

即便如此,我们也可以从艾维奇的音乐碎片中看出他音乐生涯后期的演变。专辑中歌曲速度的减缓,原声乐器占了重要位置,这是从迷你专辑《AVĪCI (01)》开始延续下来的。很多人戏称此张鸽味少了许多(艾维奇外号”鸽王”),只是因为在职业生涯后期,他的转变并没有得到广泛传播。

迷你专辑《AVĪCI (01)》封面。

《TIM》中Vargas & Lagola乐队参与制作了三首歌曲,《Piece Of Mind》《Tough Love》《Excuse Me Sir》,无论是《Tough Love》中的小提琴,还是另外两首中的吉他,延续了《AVĪCI (01)》中,《Friend of Mine》原声乐器主导的思路。《Friend of Mine》是由未发表单曲的电子舞曲《Unbreakable》的燃点(Drop)改编而成。专辑的另外三首歌《Heart Upon My Sleeve》《Heaven》《Hold the Line》分别由摇滚乐队梦龙(Imagine Dragons)、酷玩乐队(Coldplay)、 ARIZONA参与制作,也体现了艾维奇受到摇滚乐的影响——酷玩乐队是他年少时最喜欢的乐队。

整张专辑围绕着生命与爱这个主题进行构造。无论是《S.O.S》中的”I get robbed of all my sleep/As my thoughts begin to bleed/I’d let go but I don t know how”,还是《Heaven》中的”I think I just died/And went to heaven”都是围绕着生命与爱这一主题进行探讨。音乐的调式从早期欢乐的大调,变成了混合了各种调式的音乐,也是为了契合生命与爱这一主题。由于这张专辑参与者众多,主题的确立和统一相当有必要,这可以让所有参与者的创作有了相同的目标,更好地发挥创造力。遗作所得全部捐赠给自杀预防组织、精神疾病患者救助与生态环境保护组织,表明了合作者不忘初心的态度。

如今,同质化的制作让电子舞曲的风潮早早衰退,这令我们更加怀念这位帮这种音乐流派踢开主流临门一脚的天才,艾维奇这张遗作带我们回到了10年前那创意喷薄的年代。

□森森子(乐评人)

新京报编辑 吴龙珍 校对 柳宝庆

关键词:艾维 辉煌年代 主流 大门 遗作

相关内容:
免责声明
我们尊重原创,本网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让更多人获取有价值的内容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知,我们会尽快删除!
网友评论:
最新推荐
热点推荐